首页>检索页>当前

为高原的明天培育希望

——记教育部援青干部胡炜

发布时间:2019-06-12 作者:本报记者 高靓 来源:中国教育报

独子病危,他却在千里之外,对别人家的孩子嘘寒问暖。母亲失明,他身在高原,赶着查看雪灾中的道路是否畅通、校舍是否安全。

他叫胡炜,承担教育部援青任务,到平均海拔4500米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担任副县长。3年来,在他的推动下,这里实现了多个第一次:在邻近各县中率先高质量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国家级验收;控辍保学第一次从全省后进变先进;全县教职工第一次实现全员网络培训;孩子们第一次拥有了和发达地区同样标准的“未来教室”“梦想课堂”……

    一个都不能少

治多县地处青海省玉树州西部,是全国海拔最高、人均占有面积最大、单一主体民族比例最高的县,也是全国生存环境最恶劣、贫困程度最深的地区之一,被称为“人类生命禁区”的可可西里就在治多县境内。

报到当天,胡炜就叫上县教育局局长美少措毛一起到学校调研。“教育扶贫不仅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伴随高原缺氧挥之不去的头疼,这句话深深印刻在他脑海里。从此,“狠抓治多县教育发展和教育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成为胡炜的目标。

教育扶贫的第一步是吸引孩子们来学校。胡炜提出采取全县动员、各级联动、一人一表、责任到人的办法,通过学籍、户籍、扶贫库的交叉比对,逐一寻找失学儿童。同时,通过县财政稳定投入、争取社会帮扶等措施奖补困难学生,不让一个孩子因为家庭贫困失学。他自己也时常深入基层社区和牧民家庭做工作,端着酥油茶与群众拉家常、讲政策、解困难。

“除了思想观念的引导外,还要排除阻碍孩子留在学校的条件障碍。”胡炜细心地发现,有些学校的学生宿舍没有暖气,靠封闭式烟道取暖,有些学校虽然安了暖气,但教室里还在用煤炉。

“治多县一年10个月是冬季,不能让寒冷成为孩子们求学的拦路虎。”胡炜联系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争取到首批300万元资金支持。当年,各校陆续通暖。宿舍、教室、办公室有了暖气,申请住校的学生越来越多,教师下班后也愿意留在学校备课。

此后,胡炜通过各方渠道,先后为治多县和玉树州争取到6000余万元的资金和物资用于改善办学条件。

美少措毛介绍,目前,治多县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1%、控辍保学劝返率和核减率均达到100%、高中毛入学率达到85%,一系列教育发展指标从过去全州倒数一跃成为先进,获得了玉树州教育先进地区称号。

    来了都学得好

“在牧区,孩子是家庭的重要劳动力,如果他们在学校学不到真本事,很可能再离开。”随着对县情民情教情的了解,胡炜意识到,让学生留得住、学得好,提高教育质量是关键。

在条件艰苦的地区,师资是短板。胡炜最初的想法是请外援。他先后联系多所高校和地方教育系统,但是支教只能解决点上的问题。况且治多县的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的一半,内地教师一来就会遭遇头疼、失眠等困扰,严重影响工作。

不甘心的胡炜想到了“互联网+教育”。在他的推动下,加快推进教育信息化被列入治多教育兴县工作的重要内容,全县教育信息化硬软件建设在两年间得到跨越式提升。目前,全县每名教师获赠国家基础教育教学资源平台账号,可长期免费使用优质课件资源。在教育部直属系统和部分内地教育机构、社会力量的支持下,治多县教师全员参加了多轮次网络培训,开拓了视野、更新了理念。

“刚建成的时候担心大家没见过、不敢用、用不上,没想到现在是抢着用。”希望小学校长才仁旦导告诉记者,“中央电教馆帮助我们建立起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未来教室’,可以录播、直播课程,可以和州上的学校、北京的学校实现‘同步课堂’。”

“目前,‘未来教室’已发挥示范引领作用,车载移动教室也已启动建设,信息化带来的优质教育资源将覆盖更加偏远的学校。”美少措毛说。

“教育现代化离我们并不遥远,治多县教育教学水平并不差。”胡炜致力于向当地教育工作者传递这样的信念。治多县教育工作者的创造力被大大激活。在治多县民族中学,师生利用人工智能英语学习设备,突破口语瓶颈,办起了英语话剧节。在治多县希望小学,楼顶被改造成带阳光棚的阅读空间,孩子们可以坐在地毯上读自己喜欢的课外书。

“我们的初衷就是给孩子们种下梦想,为未来种下希望。”胡炜说。

    一个人和一群人的坚守

“感觉胡县长每天都在东奔西走,他的车两年多磨平了3副轮胎,人也苍老了很多。”美少措毛一开始很奇怪,“别人上高原反应都很大,为啥他没事?后来才发现,不是没事,而是他不说。”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胡炜说,“教育部自2010年以来已连续三批向治多县派遣援青干部,教育部直属机关的广大干部职工长期关心当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对援派干部给予了很多支持,是我干事创业最坚强的后盾。同时,还有其他中央单位以及北京市、内地其他地区、青海省内各市州等各地各部门来支援治多县的干部和人才,都在以不同方式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如何使援助的效果最大化?胡炜发现,有些资源在县域范围不能物尽其用。比如,“未来教室”最初的设计是治多县的小学与北京直接连线,但由于语言、习惯、水平等诸多差异,对接难度很大。如果让州上的学校对接北京、西宁等地的优质教育资源,再向全州各县乡辐射,效果就大不一样。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突破身份的界限。胡炜大胆提出“党建带队建促援建”“央地协同”“教育援青系统化”等概念,得到玉树州和北京市青海玉树指挥部的积极响应。

如今,胡炜身兼数职,青海省治多县委常委、副县长,北京市青海玉树指挥部党委委员,中央单位援玉干部党支部书记,玉树州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治多县加吉博洛镇珠姆街道社区第一书记……工作范围大大扩展。“3年来,胡炜走遍全省2个市6个州,走遍全州6个市县,走遍治多县的6个乡镇和每一所学校,在资源、理念、工作方法和政策理解上给了我们很多帮助。”玉树州教育局局长吉洛说。

胡炜却说,他收获了当地干部群众身上的“老西藏精神”。“最偏远的学校距县城260公里,还没通国家电网,道路条件很差,坚守在那里的教师一干就是10多年。民族中学有一名教师,本想调回条件更好的家乡,但舍不得学生,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他对这些教师的事迹如数家珍。

美少措毛说,“治多县计划今年实现脱贫摘帽,脱贫攻坚已经进入倒计时,看到教育部来的同志为玉树、为治多这样付出,我们当地的干部更不能松劲。我们一定要努力把教育做成扶贫工作的最亮点、助推器,否则就对不起父老乡亲。”

《中国教育报》2019年06月12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