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论 书香校园
首页>检索页>当前

苏格拉底教学一例

发布时间:2018-03-07 作者:色诺芬 来源:中国教师报

随看随想

美国教育学者E.P.克伯雷(1868—1941)编写的《西方教育经典文献》,原名《教育史读本》。与习见的教育史不同,该书选文侧重于制度史而不是思想史;以其丰赡和独特,在教育领域影响颇著。

    这里选刊苏格拉底和青年尤苏戴莫斯的对话:关于正义及人类行为的共同道德、共同智慧。克伯雷视此为具体教学的一个例子。摘自色诺芬《回忆苏格拉底》;该书有商务印书馆“汉译名著”本。

    这种“苏格拉底式”对话,“通过无止境的追问而(让人)感到自己对绝对真理竟一无所知”(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是真正意义的主体和主体的交流;应当说,对于今天的教育实践,仍有其启迪意义和示范意义。(任余)

苏格拉底(以下简称苏):“尤苏戴莫斯,请你告诉我,听说你收藏了很多据说是智者写的书,是真有其事吗?”

尤苏戴莫斯(以下简称尤):“苏格拉底,的确如此,而且我还正在继续收集,使它更加丰富起来。”

苏:“说实话,我十分佩服你不选择金银而宁肯珍藏智慧;因为显而易见,你认为金银财宝不能使人变得美好,而智者的见解却能使它们的所有者在德行方面丰富起来。”

尤苏戴莫斯听到这番称赞的话很高兴,他相信,苏格拉底认为他是在以正确的方法追求智慧。苏格拉底看出了他对这种称赞很满意,继续问:“你收藏这些书籍,是想在哪些专门的技艺上变得更熟练呢?”

当尤苏戴莫斯默不作声、思考他应当怎样回答时,苏格拉底又问:“你想成为一个医生吗?因为有很多医生的书籍。”尤苏戴莫斯答道:“凭朱庇特神作证,我不想做医生。”“那么,你想成为一位建筑师吗?因为这种技艺中也需要有知识的人。”尤答道:“不,我真的不想当建筑师。”“你想成为像狄奥多路那样的几何学家吗?”尤说,“我也不想成为几何学家。”苏格拉底问道:“那么,你想成为一名天文学家吗?”当尤苏戴莫斯对此回答“不”时,苏格拉底补充问道,“那么你想当个游吟诗人吗?因为据说你有荷马的全部著作?”尤说道:“我真的不想当游吟诗人,因为我知道,虽然游吟诗人熟知荷马的全部诗作,但他们都是十足的蠢人。”苏格拉底继续问道:“那么,也许你是渴望得到人们精于治国、齐家的才干,能够发号施令、有资格自利、利人。”尤回应道:“苏格拉底,我确确实实渴望着获得那种才干。”苏格拉底回答:“凭朱庇特神作证,你所希望得到的是最光荣的才能、最崇高的技能,因为那是王者之术,被称为帝王之术。”“但是,”他补充道,“你是否考虑过,是否可能有不是正义的人也长于那种技能?”他答道:“我确实考虑过,一个没有正义的人连做一个好公民也是不可能的。”“那么,你自己成为那种美德的主人吗?”他说道:“苏格拉底,我想我的正义不亚于任何人。”“那么,正义的人有所作为,像工匠那样有产品吗?”他答道:“无疑是有所作为的。”苏格拉底说:“那么,正义的人,也能像工匠展示自己的产品那样,说出他们的作为吗?”尤苏戴莫斯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说出正义的作为,也说出非正义的作为呢?因为我们每天都看到、听到大量有关正义和非正义的事。”

“那么,”苏格拉底问道,“你是否愿意我们把D写在这边,把A写在那边,然后我们再把我们认为是正义的作为写在D的下面,把我们认为非正义的作为写在A的下面,行吗?”“如果你认为我们需要这些字母的话,你就写吧,”尤苏戴莫斯回答道。苏格拉底按照他所提议的写了字母以后问道,“人类中存在着虚伪吗?”“当然存在,”他答道。“我们该把它写在哪一边?”“肯定要放在非正义一边。”“也存在着欺骗吗?”“毫无疑问有。”“应当把它放在哪一边呢?”“显然应放在非正义一边。”“人类中存在着伤害吗?”“这是无疑的。”“奴役别人呢?”“这也是到处存在的。”“尤苏戴莫斯,我们可以把这两件事中的任何一件放在正义这一边吗?”“如果把它们放在正义这一边,那就是奇怪的事,”他说。“但是,”苏格拉底说道,“如果一个人被推选指挥一支军队,使他去奴役一个非正义的、有敌意的民族,我们能说他是做了非正义的事吗?”“肯定不能这样说,”他回答道。“难道我们不能说他的行为合乎正义吗?”“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在同他们作战的过程中他进行了欺骗呢?”“那也是正义的,”他答道。“如果他偷窃并拿走了他们的财产,他所做的不也是正义的吗?”“当然,”尤苏戴莫斯答道,“不过,一开始我认为你所问的是关于我们的朋友的事。”“那么,”苏格拉底说道,“我们放在非正义这一边的一切,也应该放在正义这一边。”“似乎是这样,”尤苏戴莫斯答道。“那么,”苏格拉底继续说,“你是否同意,既然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们就应当画一条新的界线,有些事情对敌人是正义的,而对朋友则是非正义的,我们的将军对朋友应当尽可能是正直的。”“当然是这样,”尤苏戴莫斯回答道。

“如果一位将军看到他的部队士气低落,就捏造假话,说援军已经来了,如果他用这种捏造制止了部队士气的低落,我们应当把这种欺骗行为放在哪一边呢?”苏格拉底问。

“我觉得,”尤苏戴莫斯答道,“似乎应把它放在正义一边。”

“如果儿子需要吃药而又拒绝吃药,父亲欺骗他,把药作为普通食物给他吃,用这种欺骗手段使他恢复了健康,我们必须把这种欺骗行为放在哪一边?”

“我似乎觉得也应把它放在同一边。”

“如果一个人的朋友心情沮丧,因为担心他自杀,就把他的剑或其他武器偷走,我们应把这种行为放在哪一边?”

“肯定应放在正义这一边。”

“那么,你是说,”苏格拉底说道,“即使对待朋友,我们也不应在不论什么情况下都没有欺骗行为?”

“我们的确不应这样,”他说,“如果你允许,我撤回我在前面说过的话。”

(选自《西方教育经典文献》,E.P.克伯雷编,任钟印译,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年1月第1版)

《中国教师报》2018年03月07日第9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