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南京大学方延明:为母校120周年送上一份非同一般的礼物

发布时间:2022-05-22 来源:新华网

5月20日,南京大学120周年华诞。值此之际,新闻传播学院首任院长方延明教授推出了校庆纪念特别礼物《方延明新闻作品集》,书中收录了方教授的过往新闻作品,从2000多篇报道中遴选出,其中包括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等重要报刊上的54个头版头条。这不仅是一部个人新闻作品集,还是一所大学的历史记忆。日前,方延明教授接受专访,谈大学校庆该如何庆祝。

问:祝贺方教授“新闻作品集”出版,不管对南京大学来说,还是对您个人来说,相信这都是非常珍贵的校庆礼物。其实,这不仅是一部个人新闻作品集,还是一所大学的历史记忆。翻阅内容,想到“历史的天空”歌词,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一串串熟悉的姓名。这牵涉到一个命题,如何庆祝一所大学的校庆,您是怎么思考的?

方延明:谢谢。一所大学的校庆,实际上是这所学校历史文化的完美呈现。南京大学是一所享誉国内外的百年名校,大气、厚重。作为一个在母校生活了50年的南大学子,我是读书、工作、退休养老,与母校融为一体了,今生之大幸。

从前年,我就琢磨,怎样在母校120周年时送上一份沉甸甸的非同一般的礼物。我想到了把我写学校的新闻作品结集出版。我直接写信给学校党委书记胡金波同志,他非常支持,当即批复给常务副校长谈哲敏院士。在两位校领导直接关心下,《方延明新闻作品集》得以顺利出版,并在校庆日子里与读者见面。我想,每个人都讲好自己的故事,每个学校都讲好学校的故事,那中国故事就讲好了,那中国的国际形象就会有很大提高。

问:在南京大学120年校庆之际,作为一位横跨数学、新闻,在南京大学生活了50年的教授,您怎么思考大学的使命和意义?

方延明:我以为,一所大学的使命,应该是与国家共命运。南大校庆日为什么定在5月20号?其实就是为了纪念“五·二○”学生运动。另外,大学要传承文化,传承思想。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大学不能跟风走,世界著名高校都是以其思想传承,高水平的基础研究成果和杰出人才而影响于世。

问:您认为如何衡量一所大学办学是否成功?

方延明:这些年来,对大学的评价一般是教书育人、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三个方面。我以为不同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使命,著名大学还是要看你的杰出人才培养和标志性、重大基础性研究成果。寄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也能有世界大奖,要多到国际舞台上去拿奖,拿大奖。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门。创办世界一流大学不是自娱自乐,要真厉害。

问:听说您是从自己撰写的2000多篇新闻作品中挑选出现在的篇目,这应该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作为采访者,写作者,也作为研究者,我想知道您的取舍原则是什么?

方延明:我认为首先要的原则还是“重要性”。有一个前提,我是在南京大学这样一个学校里面做新闻的,素材、题材毕竟单一。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发挥,我有对学校情况的深入了解和浓厚感情,这是外面记者没法比的。

其次,好稿件要有开阔视野。我几次参加中国新闻奖的评选,有一次写了一篇《什么样的作品能得中国新闻奖》,广为传播。好稿件一定要视野开阔。

此外,要有独家的好策划,没有策划就没有精品。

秉承这些原则,我挑选了“我们应该怎样为21世纪培养人才”“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整顿学风大讨论”等。这些活动,都在主流媒体上得到过重点报道和广泛赞誉,产生很好的社会反响。

南京的媒体朋友给我起个外号“南通社”,“南京大学通讯社”的意思。

问:书稿匆匆读完,感慨不已,很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新闻以前没有读过,但今日读来,既感亲切,又耳目一新,不管是报道的内容,还是新闻的写法,都足以担纲南大校史的另类记录。时隔多年,重新翻看这些“历史的草稿”,您有哪些感慨?

方延明:我感恩母校,是母校滋润了我,离开母校的关爱和培养,一事无成。我也很感恩作品集里面被采访的前贤和名师,有我的好多师长和忘年交,重读这本文集,他们的音容笑貌似乎就在眼前。所以,我在这本书的扉页特意写了一段话:

“在这一百二十周年庆典的日子里,谨以此书献给……在学校发展中殚精竭虑,努力攀登科学高峰,教书育人的历代杰出师长们;在创建世界高水平大学和‘第一个南大’的进程中,关心和支持南京大学的各级领导、师生员工、海内外校友、朋友们;他们的业绩与南京大学永存,他们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南京大学的丰碑上,留在南大人的记忆里。”这是我的心里话。

问:记得三年前《方延明文化三论》(中华书局,2019年12月)出版时,您写到“以编年的先后顺序做学术回顾,可以从中寻出一个治学的轨迹与脉络”,那么,可以说《方延明新闻作品集》更像一个“新闻自传”,从中可以寻出一个采访的轨迹与脉络,您认为这个“轨迹与脉络”是什么?

方延明:我想就是“三个同行”吧,与祖国同行,与母校同行,与改革开放同行。大凡一个人能做出一点成绩,一定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结合在一起,心系“国家事”,肩扛“国家责”。

问:我看您在书中采访过不少“南大人”,也有一些已经故去,您认为他(她)们身上有哪些值得传承下来的“传统”?

方延明:我觉得老一辈留下来的传统很丰厚。南大胡金波书记为什么支持出这本书,给予厚爱。他说,出版这样一本写身边事、身边人、学校事的书,可以弥补年轻师生对学校历史,对学校改革开放史知之不多的缺憾,是一种感恩前贤,激励后人的善举。南大的传统很多,譬如:“五·二○”爱国主义传统;匡亚明招贤纳士,举贤使能的传统;曲钦岳校长取法乎上,追求一流的传统;胡福明解放思想、冲破牢笼、坚持真理的传统,李四光、程开甲等矢志报国的传统……都值得传承下去。

问:南京大学百二十年校庆,你最想对它说什么?为什么?

方延明:一句话,还是祝福吧。祝愿母校,早日建成与世界名校齐名的世界一流大学。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