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从强调技能培养到重视技术思维方法运用——

日本中学劳动教育“技术含量”多

发布时间:2020-11-27 作者:杨秋月 陆叶丰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日本在二战后分别将“技术立国”“科学技术创新立国”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推进,进行从“物的制造”到“人的培育”的重点转移。日本中学阶段的技术教育主要由基础教育中的课程“技术·家庭”科教育承担,包含技术、家庭两部分,技术部分被称为“技术科”教育。“技术科”教育建立半个世纪以来,为日本经济发展及国民科学技术素质提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中学“技术科”教育的发展历程

“技术·家庭”科教育最早可追溯到1946年设立的“职业·家庭”科教育。“职业·家庭”科教育主要包含职业教育和家庭教育两部分的内容,其中职业教育部分由农业、工业、商业、水产等内容构成,主要面向男生,可选取一个模块以上的内容进行学习。家庭教育部分则以家庭事务为中心展开,包括家庭管理、烹饪、料理、裁缝等内容,主要面向女生。由于战后振兴需要,日本将“职业·家庭”教育改为“技术·家庭”教育,以突显技术教育的重要地位。

1958年,日本《中学校学习指导要领》(以下简称《要领》)颁布,标志着“技术科”教育正式走入中学课堂。但“技术科”教育定位、内容组织等方面存在争议。技术教育研究会认为,“技术科”教育的内容应该以技术学为中心,注重技术知识及理论的系统性。产业教育联合会则认为,“技术科”教育内容应该围绕制作以及加工等技术过程展开,强调教育的实践性与生活性。在两股思潮的博弈中,后者逐渐成为主流。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日本开始实施大学统一考试制度。1976年课程审议会在其审议报告中针对当时过密化的教育、过热化的考试竞争以及中小学自杀事件频出等“教育病理”,提出实现“宽裕的、充实的学校生活”,并设置了不开展教学活动的“宽松时间”,使学生能够自主学习,发展个性。尽管1958年“技术·家庭”作为必修科目被正式确立,但实际上“技术科”的必修对象只有男生。1977年的《要领》改革中针对此问题已有所调整,男生除了学习“技术科”外,还需从家庭单元中选择1个以上的模块进行学习,女生则相应地除了学习“家庭科”外,还需要选择1个以上的“技术科”模块进行学习。在1989年的《要领》改革中便彻底取消了“技术·家庭科”学习上的性别差异。

随着互联网通信技术的高速发展,信息技术教育的相关内容迫切需要纳入中学技术科课程中。日本产业技术教育学会将“技术科”教育分为两个目标,第一个目标为“内容知”,对应知识标准,强调了解各领域的技术知识及工艺流程等,主要分为材料与加工技术、能源转换技术、信息系统控制技术、生物培养技术四个领域。第二个目标为“方法知”,对应过程标准,旨在感受并了解技术制作的基本过程,分为动机、规划与设计、制作(培养)、综合评价四个过程。这四个过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制作循环体系。

加强基础性与独创性技术开发

进入21世纪后,随着科技发展、经济全球化及社会雇佣结构的变动,“技术科”教育的目标定位再次被选为会上议题。在1999年日本产业技术教育学会发布的《21世纪的技术教育》中,“技术科”教育的理念在于“生产性人格”的形成。所谓“生产性人格”,是指能够认识自然和社会的法则,有计划、有目的地进行技术制作,并具备技术客观评价能力的人格。而在2012年发布的《21世纪的教育(修订)》中,“技术科”教育的理念定位于技术素养的形成。所谓“技术素养”是指理解技术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灵活运用技术知识与技能,切实有效地解决技术问题的能力。2008年版的《要领》中,“技术科”教育的内容侧重于技术基本知识技能,包括技术与社会、环境的关系及技术使用、评价的态度。2017年版的《要领》则重点强调了运用技术的思维和方法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品质,具体包括从生活和社会中发现技术相关的问题、构思解决办法、实践评价与改善、结果呈现等一系列能力。

在现代化技术席卷全球的今天,日本以立法来推动基础教育改革的举措,又为“技术立国”理念的实践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环境。此后,在“技术立国”理念的指导下,日本加强了基础性技术和独创性技术的开发,逐渐摆脱对技术引进的依赖,自力更生探索科学新技术,更加注重基础教育阶段技术教育人才培养。

面向真实世界寻求技术突破

日本在开展“技术科”教育时强调在真实的情境中培养学生的技术能力。“技术科”教学计划要根据学生、学校、地域的实际情况,选择能够体现家庭、社会、企业等相互协同的课题,将学生的资质与能力运用到实际生活中。为保障“技术科”教育的真实情境,学校更加注重与家庭、地方和企业的合作,如北海道道南地区盛产道南衫,相关学校便用其作为材料与加工内容部分的原材料,请当地林业工厂的相关人员提供工具和技术帮助。山形県高畠町部分学校就结合当地的种植技术,栽培无农药南瓜。收获时将南瓜做成南瓜蛋糕进行售卖,所获收益赠予灾区。在这种面向社会的课程背景中,学生不仅能在开放、未知、不确定中形成应对“知识导向社会”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表现能力等,也能理解自身与社会的关联,进而将自我实现与社会发展统一起来。

2017年的《要领》中指出技术教育的核心在于学会运用“技术的观点和思维方法”,具体而言就是能够运用技术的观点看待社会及生活的诸多现象,并能从安全性、环境影响、经济性、社会需求等角度出发,实现技术最优化。学生不能把自己仅仅当作技术的“使用者”,而是要站在“制作者”的立场上,去设想“制作的场景”“使用的场景”“废弃的场景”“可能出现的纠纷场景”等,从而思考出关于技术问题的最优方案。如今,在能源越发紧缺,加之技术对社会、环境影响越来越大的背景之下,能否运用技术的观点和思维方式去分析和解决社会和生活中的问题,无论是对个体生活,还是对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都显得至关重要。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新时期劳动教育的中国理论和中国探索”[AAA190012]成果)

《中国教育报》2020年11月27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