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我的飞鸟朋友在这里

发布时间:2023-05-22 作者:保冬妮 来源:中国教育报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此时此刻正在北京的陶然亭湖边,迎接北京雨燕又一年的回归。我会在早上6点钟入园,然后围着陶然亭湖,边欣赏雨燕欢快的甚至有些刺耳的鸣唱,边用眼睛捕捉着在湖面上飞翔速度超快的雨燕群。一年只有难得的暮春、初夏、仲夏的4个月可以与北京雨燕相遇,然后,它们就飞往遥远的非洲度过秋冬和初春了。

陶然亭公园在北京比不上那些皇家园林来得气派,但也是清代的名亭,中国四大名亭之一。清康熙三十四年(公元1695年),当时任窑厂监督的工部郎中江藻在慈悲庵内创建了这个亭,并取唐代诗人白居易“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的诗意,为亭题名曰“陶然”。

在20世纪30年代,姥姥家住在离陶然亭不远的铁门胡同,现在我自己的家就在陶然亭公园的南门附近。年年燕子来时,陶然亭公园里,有衔泥做窝的普通家燕,也有高冷的从不盖房的“楼燕”。北京人称为“楼燕”的燕子就是北京雨燕,它们从不在百姓的低矮屋檐下做窝,而是偏爱高处的亭台楼阁或皇家的宫殿。原因并非雨燕孤傲,而是雨燕特殊的生理结构决定的。由于四个脚爪朝前,它们不能抓住树枝,也不能像家燕那样落地,所以,没有筑巢的能力,于是只能在高高的庙宇和皇家宫殿的瓦檐缝隙里筑巢,这样也方便它们直接飞进空中,而一旦落地,它们靠自己很难再起飞。所以,雨燕一辈子注定在飞行中度过。

陶然亭公园内有一座慈悲庵始建于元代,是名人的聚会场所,林则徐、龚自珍、秋瑾等爱国志士常来此吟诗抒怀。“五四”运动前后,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革命先驱也曾在此从事过秘密革命活动;中央岛上还有早期著名的革命活动家高君宇和女友石评梅的墓碑。这里和清音阁地势相对高,都是雨燕常来的地方,于是,我也会拿着长焦的照相机,来这里给今年的雨燕留影。由于雨燕是鸟类中飞行速度最快的鸟,一般人很难看清楚它们的长相。它们有着非常萌的大眼睛,翅膀比家燕长多了,身上的羽毛,与家燕金属蓝的颜色也不同。为了能让小朋友更多地了解这唯一用北京的名字命名的鸟类,我和几位女性画家朋友一起,用四年的时间,反复修改和订正,创作了《我的飞鸟朋友——你如此勇敢》《我的飞鸟朋友——你如此可爱》(接力出版社)共8册图画书,如果你对身边的鸟朋友还一无所知,我非常愿意带着小朋友走进飞鸟世界,去了解地球上最绚丽多姿的灿烂生命。

在图画书里,每本书都有大主角,它们分别是:北京雨燕、丹顶鹤、绿孔雀、朱鹮、冠斑犀鸟、长耳鸮、火烈鸟、疣鼻天鹅。它们栖息地各不相同,生境和习性都不同。书中的配角也大有看头,不仅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鹇、黑颈长尾雉,也有大天鹅、小天鹅、中华秋沙鸭、鸳鸯、百灵等50多种鸟,可以说是一本入门级的鸟类图画书。

这套书从写文字到绘画用了四年,其实创作前的实地观察和采风积累了20多年。20世纪80年代,我曾一人去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扎龙保护区去看丹顶鹤,那时,大众还没有兴起观鸟的风潮,没有任何的观鸟信息,去专程看鸟,常常被人笑话。我那时是坐着绿皮火车到齐齐哈尔的,下来就在火车站向当地司机打听,怎么能去扎龙。东北大叔问我:“你来扎龙干哈啊?”我说:“看丹顶鹤啊。”大叔的嘴巴张得很大:“你从北京专门来看鹤啊?”我说:“是啊!”大叔合上嘴摇摇头:“哎呀妈呀,看你不像科学家呀,你一个女孩子胆子够大啊。”我说:“我不是科学家,胆子也不忒大,想着遇到的都是您这样的好人,我只是想看看丹顶鹤,所以也不怕啥。”

于是,大叔顺利地把我带到了扎龙保护区。那一次虽然没有看到漫天飞舞的丹顶鹤群,但是看到了草丛里闲庭漫步的三四只丹顶鹤。

喜欢鹤,源于小时候看的小人书里经常有鹤的图画,鹤真那么仙气十足吗?我非常好奇,很想看到它们在野外自然环境中的样子。

全世界有15种鹤,9种在中国可以见到。每年春天的鸟类迁徙过后,蓑羽鹤就来到了内蒙古大草原繁育下一代。我夏天为去看蓑羽鹤,就去内蒙古白音敖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距离北京不算太远,开车七八个小时就能到。住在白音敖包林场,凌晨3点就起床,深入到达里诺尔草原,等待已经育雏的蓑羽鹤爸爸妈妈带小鹤觅食。夏季的凌晨,旷野还蒙在黑暗中,这时温度很低,裹着羽绒服都感觉冷。辽阔平坦的草原可以让人看到随着时间的慢慢走过,太阳一点点升起的过程。有云的天气最好,我可以看到蓑羽鹤爸爸妈妈带着两只小鹤形影不离地从早霞中走来,玫瑰色的云层与微蓝的天空给四只鹤罩上了明亮的光边,这真是最温暖的画面了。

无论哪一次观鸟,其实都需要凭鸟运。野生鸟类的观察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天气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与朱鹮的相遇在2019年河南的董寨,当时资讯发达,我很快从手机上找到了当地的鸟导。从湖北开会回北京,中途去了董寨,尽管那一次天公不作美阴天下雨,但是我住在村子里,早上在稻田里看到了十几只朱鹮,它们时而从头顶飞过,时而落在小湖边寻觅食物。虽然光线不太好,但是也拍摄到了很不错的朱鹮野外生活的照片。

为找冠斑犀鸟,也是和一帮爱鸟的朋友去了云南盈江的石梯村寻觅四五天,住在村子里,每天山上山下地跑。那一次,多次遇到双角犀鸟,光线也好,拍摄得特别清楚。但是,始终没有见到冠斑犀鸟。遗憾是常见的,巧遇才要感谢命运。

其实,拍鸟、观鸟给了我很多人生的启示。在做鸟类图画书的时候,我悄悄把对生命的理解放到了书里。飞鸟是美丽的,但鸟生比人生还要不易,它们面临的不仅有严苛的大自然的挑选,而且有天地人类的伤害与攻击。但愿小读者们在看到这些图画书之后,能和家人一起,成为保护鸟类、爱护鸟类的最小组织。假如每一个家庭能成为护鸟的绿色之家,那么大自然就多一份温馨和灵动。

亲爱的读者,在信的末尾我盛情邀请你们,走进大自然、守候大自然、珍重大自然。那里不仅有清新的空气、温暖的阳光、清脆的鸟鸣,还有可以治愈并丰盈心灵的最好的风景,地球馈赠给人类太多的珍贵礼物,我们没有理由破坏它、捣毁它。假如你认同我的想法,说不定我们可能相遇在城市林地,或者遥远的山谷、高原的密林海岛的雨林……那将是一次最美好的邂逅。

(作者系儿童文学作家。压题图片为保冬妮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观鸟,赵超摄)

《中国教育报》2023年05月22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