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负暄琐话

元稹悼亡枉费词

发布时间:2020-01-07 作者:石继航 来源:中国教师报

元稹是个一生“绯闻”很多的唐代诗人。元稹早年的风流事被他自己写成一篇《莺莺传》的传奇小说,这个故事后来被王实甫改编成《西厢记》从而家喻户晓。但是《莺莺传》的主人公元稹及第后却抛弃了莺莺,他被京兆尹韦夏卿所赏识,娶了韦夏卿之女韦丛为妻。

刚开始仕宦生涯的元稹非常正直,他反对宦官,直言时弊。据说在一个馆驿之中,宦官仇士良半夜突然来到,年轻气盛的元稹不肯将房间让给仇公公,仇公公怒不可遏,对元稹大打出手。仇士良操纵朝政20余年,前后共杀二王、一妃、四宰相,所以元稹不但挨打还受到处分,“宰相以稹年少轻树威,失宪臣体,贬江陵士曹参军”。

在这段时间,元稹过得很不如意。元和四年,元稹的妻子韦丛去世,元稹给亡妻写了一组《遣悲怀》,让读者感动不已: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这三首诗从贫贱夫妻的诸般情景来表达元稹对韦丛的愧疚、思念之情,像“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等句子,不禁让人眼湿鼻酸,而“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等,同样让人为之动情。

元稹为韦丛共写了33首诗,包括《六年春遣怀》《离思》等,其中《离思》之四更是脍炙人口: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首诗意境深远,“曾经沧海”已经成为一个含义颇深的典故。然而,声称自己“曾经沧海难为水”“取次花丛懒回顾”的元稹,并没有像王维那样丧妻后孤单终老,而是两年后就纳妾安仙嫔,又过数年即娶裴淑为妻。元稹还与薛涛有过一段关系,后来又与一个船家歌女刘采春过往甚密,怪不得陈寅恪先生对其评价说:“综其一生行迹,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其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

元稹与白居易是好友,在诗风上也有相似之处,当时合称“元白”。元稹的《连昌宫词》就是依照白居易的《长恨歌》来写的,虽然不如《长恨歌》流传久远,但也笔触细腻、婉转动人。然而,元稹与其他诗人的关系就没有这么融洽了。

据说,元稹曾经想与李贺交往,李贺回了他10个字:“明经及第,何事来见李贺?”这是看不起元稹的“明经科”功名,元稹听了后“愤恨而归”。后来,元稹当了礼部郎中主管考试,李贺要参加应试的时候,元稹说李贺父名中的“晋”字与进士的“进”字相讳,不能参加应试,李贺因此没有考试资格,郁郁终生。

张祜也受过元稹的排挤。张祜曾请令狐楚将自己的诗作呈给皇帝,皇帝向元稹征求意见时,元稹说道:“张祜雕虫小巧,壮夫不为,若奖激太过,恐变陛下风教。”意思是说张祜的诗只是一些花巧的东西,如果过于奖励提拔,会影响社会导向。事实上,元稹与令狐楚朋党之争积怨已深,令狐楚推荐张祜,元稹自然予以阻挠。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张祜成了朋党之争的牺牲品。

元稹53岁时暴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他的好友白居易写下了许多哀悼的诗句。元稹去世9年后,白居易又写了一首《梦微之》: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阿卫是元稹的小儿子,韩郎是元稹的女婿,他们几年中也相继离世。元稹可谓“身后凄凉”,目睹这些的白居易自然悲痛不已,因而有“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的凄绝之音。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临清市第一中学)

《中国教师报》2020年01月08日第1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