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如何为乡村振兴注入新活力

发布时间:2020-05-29 作者:中国教育报融媒体采访报道组 来源:中国教育报

广西都安县菁盛乡义德村位于菁盛乡西北部,人均耕地仅有0.7亩旱地。全村共有26个村民小组379户1501人,2019年,贫困发生率从2015年的43.97%降到目前的1.53%,已实现整村脱贫摘帽。作为广西4个极度贫困县和8个未脱贫摘帽县之一,全县还有65个贫困村1.75万人未脱贫。目前,都安万名干部进千屯入万户抓整改促脱贫,跑出这个极度贫困县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加速度”。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地处滇黔桂石漠化片区,是我国尚未摘帽的52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近日,中国教育报融媒体采访报道组走进都安县菁盛乡义德村,邀请该县教育局派驻菁盛乡义德村第一书记黄强与全国人大代表、广西科技师范学院教授潘桂仙,就如何为乡村振兴注入新活力进行对话。

如何提高大学生农村就业积极性,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黄强:今年的疫情对大学生就业造成了一定困难。我看到国家层面在基层安排了很多就业岗位,引导大学生来基层就业。农村也是建功立业的大舞台,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像我们这样的山村少不了高素质优秀人才的助力。我们这样的贫困山村自然条件比较差,编制、待遇等方面也影响了大学生来我们村就业的积极性,请问潘教授怎么引导大学生转变思想观念,来农村建功立业?

潘桂仙: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从学校层面,就应该引导大学生们对农村的情况有所了解。目前,国家对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去锻炼,把基层作为高校毕业生成长、成才的这样一个重要舞台,是很重视的,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多角度地提出了破解大学生到基层工作动力不足的问题,学校要做的,就是加强宣传和教育,引导大学生转变就业观念。

对大学生来讲,要树立一种多元化的就业理念。大学生应该要懂得正确地分析就业形势,要科学地、合理地来调整自己对就业的期望值。对原来只有到大城市到大企业到大机关去工作才是成功的观念,要逐步修正。

目前,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一种趋势,所以应该要有乐于做好一名普通劳动者的思想准备,同时他们也要树立“先就业,再择业”的观念。有了生存,你才能够发展。

黄强:我们又该如何配套相关措施,免去年轻人的后顾之忧,支持优秀大学生来基层一线扎实干事?

潘桂仙:现在很多大学生并不怕吃苦,而且考虑得也比较长远,他们希望通过自己在基层工作,让自己接地气、长本领,能够实现自己人生的更好发展。他们顾虑什么呢?就是下去了,但是流不流得动、出不出得来的这样一些担忧。

要消除这些顾虑,我觉得一方面,基层的用人单位,在认真落实鼓励大学生在基层工作的各项优惠政策方面,要做稳做实。而政府在发挥自身作用的同时,应该要把关注点更多地放在大学生到基层工作以后服务保障的体系。比如,一些很现实的问题,薪酬待遇、社会保险,还有职称的评定等。

此外,也应该要更加重视高校毕业生长远的职业规划,通过制定各种培训计划,开展技能培训,让表现优秀的大学生能够得到真正的实惠,让他们看到在农村的广阔天地确实是有上升空间的。

如何培养新型职业农民

黄强:我们村的主要产业是核桃、毛葡萄种植,我们的核桃、毛葡萄今年开始结果了。但我担心收成不好,因为村民们缺乏种植经验,又没有现代农业管理技术,也不懂得经营之道,会走很多弯路,到头来没有什么收入。很多地方在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

潘桂仙:新型职业农民实际上是近几年才开始出现的一个词。既然说是“新”,那就是指和传统的农民相比较,它有一些新的地方,比如说是掌握了现代农业生产技术,而且很善于进行农业经营的一部分群体,还有就是具有一定的开放性和流动性。

当然新型职业农民的职业选择方面还取决于自我选择和市场的选择双重因素。在实现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培养出新型职业农民,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提供人才支撑的重要手段。

第一,要计划构建一个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科学培养体系。首先既然说是要培养,那么在构建现代农业发展需要的科学培养体系方面,就要做好规划。比如说,这个规划要明确培养主体,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群体都是新型职业农民。其次,就是培养的内容一定要丰富,有针对性、精准性。就像刚才你说的,村里面主要是核桃、毛葡萄种植,所以在做培养计划的时候,我们就要抓住这一主体产业,专门针对核桃和毛葡萄这样一个方面的内容来进行培训。

对于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应该来说不单单只是一个农业技术的培训,还要包括让他们了解农业科学技术的发展、农场的管理、农业文化等。通过这些,提高村民整体的素养,让他们能够真正地成为农民致富的榜样,同时也是农业发展的生力军。

第二,要拓宽途径来创新培育机制。比如说我们可以支持这些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弹性学习来参加一些中等或者高等的农业职业教育,可以通过线上或线下融合的教育。同时,我们也可以鼓励一些农业园区,还有一些农业企业,建立新型职业农民的实习和实训基地,还有一些创业孵化基地,来带动职业农民培训。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对于新型职业农民的养老医疗和收入保障制度,也要完善和考虑进去。

黄强:高等农业院校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吗?

潘桂仙:我觉得这方面工作高等农业院校的作用应该要体现出来。高等农业院校拥有大量科技人员,也有大批科研成果,再加上它的信息渠道很畅通,资料也比较齐全,所以可以起到向农民输送科技信息,帮助农民采用新型技术的桥梁和纽带的作用。

还可以通过综合实验示范基地的建设,来给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提供各种综合服务。比如说用科技和服务来培养农民,用宣传和示范来带动农民,慢慢地,这些农民就可以转变为新型职业农民。这样一来,在新时代的农业发展方面,我想这部分人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如何提升职业教育的吸引力

黄强:都安是教育大县,全县都十分重视教育,教育已成为都安的一张名片。但对于职业教育来说,一些家长和学生不太感兴趣,还是喜欢普通高校,也可能是对职业教育有误解,如何进一步提升职业教育在家长学生中的吸引力?

潘桂仙:近年来,各级政府对职业教育从政策的优惠、资金的投入等方面力度是很大的,民众对职业教育的认知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民众对职业教育的认识还存在误解。要想打破误区,并不是说马上就能够实现的,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

职业院校要想得到社会的认可,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培养出让社会认可、让社会欢迎的人才。因为只有当这些人才真正在农村、在社会中承担起他们的作用,取得巨大的成效,那么,整个社会才会因为这部分人所体现出来的力量而有所改变。

黄强:职业教育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中,如何发挥更大作用?

潘桂仙: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在谈到职业院校的时候,对于振兴乡村它所承担的责任或者它的作用,提到了几个“者”,我很赞同。

第一个“者”,职业教育要做乡村振兴的拓荒者。因为我们知道乡村振兴是摆在我们全国人民面前的一个巨大难题,也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对于职业院校来说,要能够真正地到田间地头去,去拓荒,去分析遇到的新情况,能够提出一种新的思路和方案。

作者提到的第二个“者”是职业院校应该做乡村振兴的深耕者。我们知道乡村振兴工程太宏大了,可以说涵盖了所有的专业,所以值得我们职业院校结合专业的建设去深耕。比如说像农村里面的道路电力,还有林田水利,也包括一些农村的住宅建设,这些都是基础设施的建设,但是它又和城市是不同的,需要相关的专业去专门研究它。

他还提到作为乡村振兴,职业院校要去做一个播种者。实际上就是说,职业院校要把乡村振兴的战略融入到我们实际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调整自己的培养目标、培养角度,为乡村振兴提供智力和人才的保障。

(报道团队:高毅哲 欧金昌 黄鹏举 李柯 贾文艺 执笔:黄鹏举)

《中国教育报》2020年05月29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