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这些方法让整本书阅读变得有趣有效

发布时间:2021-11-03 作者:蒙存明 来源:中国教育报

几十年来,语文界的不少有识之士一直呼吁:“我们的语文教学缺乏整体性、系统性,更缺乏人文性,割裂了语文学科知识的内在联系……”这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只是苦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见回归正道,令人扼腕长叹。

开学以来,我欣喜地看到随着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切实开展,在校园里第一次把语文课外阅读辅导引进了教室,同时掀起了一股整本书阅读的热潮。作为多年从事语文教学工作的老教师,我为此深感欣慰。语文教学迎来了新风尚,露出了回归传统语文教学、步入大语文教学的少许端倪,必将对未来的语文教育教学工作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此,我也想谈谈课外阅读铺导的一点儿浅见以及“整本书阅读”的一些方法。

顾名思义法。文章的题目是文章的“眼睛”,从题目在文章中的作用入手,就能帮助读者从整体上把握整本书的相关内容。例如《草房子》,这个书名中的三个字,在整本书中就有极其特殊的含义,可以说“草房子”是“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在小说系列故事情节的发生发展中有着点明社会环境、为人物活动搭建舞台等特殊作用。正是在那个特定的时代,才有那个特殊的学校,才有“秃鹤”“细马”“桑桑”等一些与今天的中小学生不大一样的学习生活情况。“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白居易),只有理解了那个特殊的时代,才能从整本书上准确理解小说的内容。

其他文学作品的书名也都有提示重要内容、揭示写作意图、暗示故事结局等重要作用。如《红楼梦》,那就是“红尘一梦”;《水浒》讲的是“发生在水边的故事”;《红与黑》就是正与邪、生与死的反复较量……

线索法。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有一个或多个贯穿始终的线索,找到了这些线索就能提纲挈领式地理清文章的脉络,轻松地读懂作品。例如《西游记》就是以西天取经为线索,贯穿始终的。古典文学作品中,常用“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来表明叙述的线索。

人物成长轨迹法。许多文学作品中的主人公,都有一个由不成熟到成熟、由简单到复杂的成长过程。理清这个主人公的成长过程,也就多多少少掌握了“整本书的一些重点内容”,如《城南旧事》中的英子,《草房子》中的秃鹤、细马等。

欣赏法。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分析这些重要的人物形象,就能把与人物相关的故事情节熟练把握,把握住了主人公的丰满形象,就能从整体上把握好一本书的精彩内容。如《三国演义》中有“三绝”——义绝、智绝、奸绝,理清了这些三绝的所作所为,也就理清了小说的精华所在。

个性法。《周易》曰: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要及时鼓励学生在阅读过程中所产生的独特的个人见解和情感体验。当然这些见解和情感体验必须是合情合理的,而且其价值取向是昂扬向上的,这是文本对话教学中最为理想的情况,也是培养学生创新意识的有益方法。

概括法。对于许多大部头的文学作品,好多学生会有望而生畏的心态。这么厚的书,我怎么读得完?读了也会很快忘了啊!这时概括——这个重要的语文学习能力就显得格外重要了。要引导学生坚持“由整体到局部,再由局部到整体”的阅读过程,例如《西游记》,从整体上看,其实就写了唐僧西天取经的事情。再围绕着这个中心事情,写了取经的前因后果,取经的人、事、物等内容。现在的中小学生负担重、时间紧,从整体上把握文学作品的主要内容,显得尤为重要。

联系法。一些文学作品描述的事情,可能就发生在学生的出生地,尤其是一些描写历史事件的文学作品。例如《三国演义》,其中的一些历史故事就发生在全国的许多地方,可以引导学生先读与本地有关的故事情节,再由此及彼,让学生带着兴趣,带着探索的思想,去阅读与此相关联的其他故事情节。由点及面,相信不仅能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而且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影视法。许多经典的文学作品都拍成风格各异的影视作品,不妨让学生先看看影视剧,再去阅读原著。然后,组织学生开一个影视作品与原著的比较辩论会,先说说哪些内容拍出来了,哪些内容没有拍出来,为什么没有拍出来,如果你是编剧或导演,你会着重拍摄哪些故事情节,为什么。当然也可以把同一部文学作品、不同的影视作品作以比较,说说哪个将原著拍得更到位。让学生心里先有些了解,再去带着兴趣阅读,肯定是大有好处的。

比较法。同一个时代,总会有不同的文学作品,可以引导学生阅读同一个时代的不同文学作品,在比较中培养兴趣,加深印象。也可以引导学生阅读同一主题、不同作者的不同作品。例如,可以阅读同样是写“母爱”的,印度的泰戈尔和中国的冰心有什么异同?有什么联系?再如同样是写儿童成长岁月的,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和曹文轩的《草房子》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有这些区别?俗话说:“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比较,永远是一个很好的认识事情的方法。

情趣法。高明的语文教师总能用妙趣横生的三言两语,激发学生浓厚的阅读兴趣。这可以是一个笑话,可以是一个谜语,可以是一个疑问,可以是一个俗语的出处,等等。例如许多人都认为《红楼梦》原著太难读了,写的全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家庭琐事,读起来令人心生厌恶,这确实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引导学生从猜《红楼梦》中的字谜入手,来引导他们阅读,或许能以小见大,旁敲侧击式读懂这部伟大的作品。如书中制灯谜一节中有关探春的谜语:“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先让学生猜猜写的是什么东西,再问他们为什么《红楼梦》中的探春总是和“风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因为探春一生的命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嫁海外,从此与家人音信全无。然后引导学生再阅读书中其他谜语,尤其是第五回,这是全书的提纲。一些红学家总是说,要想读懂《红楼梦》,首先要读懂第二回和第五回。可以先读懂第五回,尤其是第五回中描写“金陵十二钗”的画谜、字谜、判词、曲子,这些都是“草蛇灰线”,照应书中的“干里之外”。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不仅仅是“传道、授业、解惑”也,而且更应因时、因地、因事地指导学生饶有兴趣、富有成效地学习好语文。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永不过时,而且历久弥新。

(作者系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堰口镇古城九年制学校语文教师)

《中国教育报》2021年11月03日第1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