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一带一路”沿线教育市场格局

发布时间:2019-06-19 作者:朱兴德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神州学人》杂志

p16.jpg

从根本上讲,“一带一路”是合作之路,是人心工程。人心工程主要靠教育,靠人文交流。教育交流合作,发挥先导性、基础性和长期性作用,责任重大。“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广袤,人口众多,文化丰富,国际格局非常复杂。面对这种复杂局面,教育如何架起人心之桥,既需知己知彼知格局,更需有谋有略有准备。

“一带一路”沿线教育市场主要特征

沿线教育整体发展水平并不低。“一带一路”沿线,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并不是荒蛮之地。人类历史上的重要文明、主要宗教和具有影响力的大国,绝大部分诞生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目前,除个别国家由于长期战乱等因素影响外,沿线教育整体发展水平并不低。无论义务教育普及程度、2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还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等,沿线国家在全球统计中都处于比较高的水平。

具体分析,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沿线主要为前社会主义国家,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较高,高等教育整体进入了普及化阶段。但是,高等学校竞争力不强,根据2019年QS全球大学排名,该地区高等学校综合排名进入全球前200的只有莫斯科国立大学(排第90位)。在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沿线,教育发展差距较大。其中,海湾地区高等教育近年发展较快,水平较高,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部分高校竞争力上升很快。部分战乱地区,如叙利亚和也门,教育则出现了严重倒退。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教育发展不太均衡。一部分国家处于高等教育精英化阶段,中等教育入学率也不高,如柬埔寨、老挝、缅甸、孟加拉国等。绝大部分国家刚刚迈入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发展潜力巨大。少数国家如新加坡、马来西亚,部分高校在全球非常具有竞争力。如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2019年全球QS排名分别为第11和12位,是“一带一路”沿线最具竞争力大学。

教育市场开放程度处于中等水平。“一带一路”沿线,贸易和投资市场总体是开放的,有53个沿线国家是WTO正式成员。教育服务市场总体开放程度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而且发展不均衡。沿线共有32个WTO成员承诺开放了教育服务市场,尚有21个WTO成员未就教育服务作出承诺。总体而言,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教育服务市场开放水平要明显高于其他地区。摩尔多瓦的开放度高达91.3%,其次为爱沙尼亚和沙特阿拉伯,开放度达到87.5%。

沿线多国实施教育国际化战略。“一带一路”沿线,是全球教育国际化最活跃地区之一。沿线有多个国家和地区明确实施教育国际化战略,积极谋划建设国际教育中心或地区教育中心(枢纽),打造国际或地区人力资源和创新高地,培育未来可持续发展新增长点和新竞争力。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以新加坡、阿联酋和卡塔尔等为代表的沿线多个国家和地区,纷纷采取一系列激励措施,开放当地市场,提供政策优惠,吸引境外教育资源进驻办学,高调建设国际教育中心或地区教育中心(枢纽),面向国际市场提供教育服务。截至目前,沿线比较有影响的国际教育中心或地区教育中心(枢纽),主要有新加坡环球校园、卡塔尔教育城、阿联酋迪拜国际学术城、马来西亚吉隆坡教育城和伊斯干达经济特区、韩国仁川自由经济区和济州环球教育城等。

正是受相关国家政策的影响,近年来欧美国家高校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开办的大学海外校园数量显著增加,并带动了全球高校海外校园数量的增长,成为教育界热议的教育国际化新话题。截至2015年底,全球共有24个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办了大学海外校园,分布在沿线43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建成大学海外校园160个,占全球大学海外校园总数的69%。其中海湾地区最集中,共建成53个,占全球总数的22.8%。其次为大中华地区和东南亚地区,分别占全球总数的13.8%和12.9%。

p19.jpg

沿线是全球教育服务主要消费市场。“一带一路”沿线,是20世纪以来全球教育服务主要消费市场,是国际学生主要来源地。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数据,近10年来,全球高等教育阶段超过60%的国际学生来自该地区,并呈稳步增长态势,2015年达到67.9%(含中国)。全球前5大国际学生来源地,有4个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分别为中国、印度、韩国和沙特阿拉伯。该地区也是全球教育服务市场新兴提供者,接受了全球约30%的国际学生,2015年达到32%。

“一带一路”沿线之所以成为全球教育服务主要消费市场,主要源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冷战结束后该地区多个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居民可支配收入显著增加,教育服务有效需求大幅提升。二是当地高等教育整体发展水平明显落后于欧美教育发达国家,居民出国留学愿望强烈。三是欧美诸国纷纷实施教育开放战略,面向国际市场延揽生源,人口众多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为主要目标市场。截至目前,这一发展趋势没有明确改变的迹象。

沿线国际教育市场格局非常复杂。“一带一路”沿线战略地位重要,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大国在此经营日久,博弈从未中断过,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比如,美国已在沿线19个国家开办了49所大学海外校园,几乎遍布所有重要战略区域。英国开办了28所大学海外校园,分布在沿线10个国家。澳大利亚开办了12所大学海外校园,分布在沿线6个国家,占据了重要教育市场。俄罗斯在9个国家开办了20所大学海外校园,几乎遍布每一个独联体国家。另外,印度、土耳其、马来西亚、沙特、日本、韩国等国家在沿线相关区域教育和文化市场也相当活跃,影响深远。

相对而言,我们目前倡建“一带一路”教育共同体,已属于市场的后来者,不被市场排斥就是我们最大的机遇。如何科学把握地区博弈中的市场机会,要求我们不仅要知己知彼,而且要知格局。

“一带一路”沿线是中国重要教育合作伙伴

中国与沿线国家教育文化交流合作由来已久。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教育文化交流合作源远流长,始于2000多年前的“丝绸之路”,集沿线各国人民智慧,成为一条影响深远的贸易之路和文化传播之路,曾经推动中国与沿线各国开展了广泛的教育文化交流。

近现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兴起,沿线多国沦为西方列强殖民地,中国影响式微,西学东渐,与沿线多国教育文化交流或中断或陷入停顿。随着冷战结束,沿线各国先后走上了民族独立和经济振兴之路,西方成为主要学习对象,欧美诸国成为教育文化主要合作伙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中国亦不能外。

冷战时期,中国的主要教育合作伙伴是前苏联和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欧美教育发达国家成为主要教育合作伙伴。客观地讲,无论政府层面,还是校际层面,目前我国与沿线国家的合作远不及与欧美国家深入广泛。

沿线地区是来华留学生传统生源地。近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教育交流合作以招收来华留学生为主要形式。“一带一路”沿线,是来华留学生主要来源地,据统计,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达31.72万人,占总人数的64.85%,增幅达11.58%,高于各国平均增速。

据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2万名各类外国留学人员在华学习。排名前15位的国家依次为韩国、泰国、巴基斯坦、印度、美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老挝、日本、哈萨克斯坦、越南、孟加拉国、法国、蒙古、马来西亚。

“一带一路”教育合作新机遇

境外办学面临历史性契机。首先,与沿线国家经贸合作、产能合作等不断深入和扩大,直接带动了当地教育需求,需要在当地批量培养熟悉中国文化、掌握中国标准和技术的专业技术人才,产教合作的境外办学受到多方欢迎。目前在沿线大规模产能合作正受到当地高素质技术人员短缺的困扰,急需国内高校开展境外办学予以支持。

其次,中国教育经验和发展成就受到越来越多沿线国家的认可和重视,许多国家明确邀请中国高校赴当地举办完全中国模式的高等学校,有些国家甚至由国家元首直接向我国领导人提出邀请。

境外办学涉及多个职能部门,需要中央层面加强统筹谋划和政策协调,统筹考虑战略价值、对华关系、市场状况、发展机遇、安全形势等各种因素,在四个优先方向探索开展境外办学。第一,在中国产业投资集中地探索产教合作办学。第二,在重要战略伙伴国家或节点城市探索政府推动的合作办学。第三,在地区和学校长期合作伙伴地探索中外合作办学。第四,在规划建设的国际教育中心(枢纽)积极参与市场化办学。现阶段,深入中国产业投资集中地,通过产教合作,打造融教育培训、文化传播和市场研究于一体的新型教育交流合作平台,系统输出中国专业技术教育理念、模式、标准和解决方案,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互联互通带来人文交流新机遇。建设“一带一路”,核心是互联互通。广泛的民意和社会基础是根本保障。应采取切实措施,为我国与沿线国家人员出入境提供更大便利,推动更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同时,通过与沿线关键国家合作设立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在沿线地区增派教育驻外力量,鼓励各级地方政府与沿线地区广泛建立友好合作关系,支持教育机构与沿线地区广泛建立校际合作关系等多种举措,调动各界力量,开展机制化、宽领域、多层次、广覆盖的人文交流。通过教育合作和人文交流,大规模地推动沿线国家人相遇、民相亲、朋相聚、学相鉴、文相容,形成沿线国家和谐共处的局面,共同建设好、维护好“一带一路”,努力使“一带一路”成为合作之路、和平之路、发展之路和友谊之路。

汉语推广面临新机遇。借“一带一路”建设契机,着力打造沿线汉语言应用区域,具有长远战略意义。截至2018年底,“一带一路”沿线54个国家建立了153所孔子学院、149个孔子课堂。迄今尚有14个沿线国家还未建立孔子学院,汉语推广市场广阔,有关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各级教育机构在沿线汉语推广和汉语教学领域应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例如开发汉语推广特色教材,培训外国汉语教师,面向沿线国家组织开展青年管理人才和专业人才培训,开展来华留学生预科教育,与外国中小学校特别是高中建立合作关系,等等。

来华留学市场潜力巨大。目前,一些相关国家来华学历生与其在外留学生占比还不高,特别是中东欧地区和海湾地区,中国教育市场尚未引起当地学生的关注,这意味着当地来华留学教育市场很大程度上还处于未开发状态,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巨大。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全面推进,深入开发沿线相关地区来华留学教育市场,充满非常大的机遇和发展空间。

另外,随着近期美国颁布的一系列政策加大了国际学生赴美留学的难度,为我国进一步扩大沿线来华留学教育规模、挖掘沿线高端人才带来新的机遇。我们应抓住这个机遇,加强沿线来华留学市场研究和开发,采取针对性举措,扩大吸收沿线高素质留学生。

打造地区教育治理机制恰逢其时。参与全球和地区教育治理,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大国的担当,有利于提高国际感召力和影响力。在西方保护主义抬头、去全球化思潮泛滥之际,沿线各国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为我国擘画国际竞争格局提供了难得契机。我们应不失时机地抓住机遇,打造由我国主导的地区教育治理机制,推广中国教育理念,分享中国教育经验,提供公共教育产品和服务。(作者系上海市教科院-教育部国际教育研究与咨询中心执行主任)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