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热爱的理由

发布时间:2019-07-25 作者:李昊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神州学人》杂志

当我去日本开会,并转道回国的时候,我见了很多人。很多朋友语重心长地劝说,最好不要回国,留在美国,为了自己和后代。

其实回国也好,留美也罢,在那个时候都还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然而这个抉择总有一天需要面对。回国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的血液里早已烙下了中华的印记,还有这些年积累的爱国情怀。

选择回国,少不了受我父亲的影响。我和父亲会经常促膝长谈。父亲希望他的儿子能按他的想法走下去。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的经历却一次又一次和他的想法发生冲突。但是不论如何冲突,他始终能感觉到欣慰,因为我和他毕竟仍然在一个道德体系之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值得珍惜,什么值得放弃。虽然不尽相同,但大体是一致的。他现在已经老了,不能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憧憬未来。但是他能感觉到一种欣慰在他的心头荡漾。因为,有儿子在走他想走而不能走的路,去实现他已经无法再实现的梦想。

选择回国,我也想过儿女们的未来。如果留在美国,儿女们会在另一种文化体系中长大。我曾经珍惜过的东西,他们不屑一顾。而他们珍惜的东西,我认为不足珍贵。我为之奋斗、流汗,为之忍受孤独和压力的东西,他们能轻而易举地获得。他们努力的东西,我不懂,更无从分享其中的酸甜苦辣。

p28.jpg

选择回国,也是因为我常常亲历身边朋友的无奈甚至悲哀。我的师兄在离开学校后,去了美国得州巴斯夫公司。短短一年时间,更新了座驾,买了别墅。在匆匆忙忙的奋斗过程中,他的儿子一天天长大,越发地美国化,也越发陌生。儿子谈论的东西,连在美国混了十多年的师兄也不懂。某一天,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回来直呼他的名字,他在极度气愤之余,居然一时间没有想出教训儿子的理由——好像在美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晚辈不能直呼父母的名字。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当然,理想没有贵贱,文化的种类也没有贵贱。我不会一厢情愿地认为,范蠡和西施的爱情故事比海伦和帕里斯的故事更动人;也不会认为为了清华、北大而奋斗就比为了哈佛、耶鲁而奋斗更高尚;我不会由于受过孔子的熏陶而讥笑美国人信奉的耶稣;我同样也不会由于热爱川菜、湘菜而否定法国龙虾和日本生鱼片的美味。但是,我坚持自己爱的东西——因为我生长在这个国度。我从小就是听苏武、霍去病的故事,吃着水煮鱼长大的。

选择回国,也基于自己对幸福的理解。我也和很多年轻的留学生一样,经常在停车场徘徊。看到保时捷,我也经常会遐想,如果我能坐进去,是不是会有“怎么瞅怎么帅”的效果。在许多个深夜,无聊的时候,也经常打开宝马的官网,看看它们的价格,设想一下如果年薪多少万,几年能买上一辆宝马。但是就算奋斗个10年20年,拥有了宝马、保时捷、大别墅,那又能怎么样呢?

在我看来,幸福的定义,就是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回顾自己过去的点点滴滴,回顾少年时的懵懂,展望我们共同的未来。

幸福的定义,就是在三四十岁的时候,早上被淘气的儿女吵醒,吵着要我给他讲述赵氏孤儿的故事、二桃杀三士的故事。父子俩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或许某一天他会提出他眼中的令狐冲和我所说的不是一个样子,但是我从来不用花10分钟去费力地解释,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到”。

幸福的定义,就是看着儿女们一天天长大,他们越来越像当年的自己,一样的傻气,一样的懵懂,遇到类似当年的我曾经历的事业和感情问题。身为过来人,我能分享自己经历的挫折、压力、激情,告诉他们,父亲当年的酸甜苦辣、留下过的遗憾,希望他们能够珍惜和感恩。

幸福的定义,就是有自己爱的人陪自己慢慢变老,然后再静静地看着自己生命的延续,继续奋斗,延续自己的激情。

p29.jpg

这些就是回国的理由,这些也是热爱的源泉。

或许有一天,这些信念会由于现实被击得粉碎。我们会因为国内的房价而不得不继续着游子的悲歌,会由于国外优厚的科研条件放慢归来的脚步,会对国内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忍不住吐槽抱怨,但是,这一切都不会减少我们的爱。不是由于她比别的地方更优越,仅仅由于她是生我养我的热土。

时间不会比热爱更长久!

作者简介:“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获得者。2013年获美国西北大学博士学位,后在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作博士后研究。现为浙江大学化学系特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