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基于来华留学生讲中国故事的传播内容研究

发布时间:2022-04-12 作者:殷思琴 许峰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神州学人》

[摘要]讲好中国故事是新时代对外传播的重要命题,关系到中国国家形象和国际话语体系的构建。来华留学生作为中国故事的重要讲述者,能够从他者角度有效地进行跨文化传播,在国际社会塑造中国的国家形象。讲好中国故事是一门选择中国事实的艺术,要立足事实、体现价值,更要实现从“用事实说话”到“讲好中国故事”的升级。中国故事植根于伟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之中,可讲的素材丰富多样、包罗万象。要满足国际受众的共同兴趣,就要选择有故事价值的内容,故事价值包括时新性、重要性、接近性、代表性、互动性五大特质。同时,还要注重故事的跨文化传播价值等,实现更好的传播效果。在来华留学生讲中国故事的过程中,来华教育工作者要积极发挥引领作用,多措并举,助力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实现中国故事的国际表达,构建良好的国家形象,向世界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

[关键词] 国家形象;跨文化传播;来华留学生;中国故事;传播内容

全球化背景下,“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文化传播工作的新任务,更是塑造国家形象、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新挑战。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向世界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社会化媒介时代,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建构好国家形象,是跨文化传播的重要命题。

人是传播关系的总和,作为跨文化传播者,他者是主体建构自我意义的必备要素,他者讲述的中国故事更易于被理解和接受。来华留学生在讲中国故事的文化传播过程中有巨大优势。如何帮助留学生挖掘有意义的中国故事,如何引导留学生成为好故事的优秀讲述者,是来华教育工作者的重要课题。

p42-图.jpg

讲中国故事流程图

一、讲好中国故事是一门选择中国事实的艺术

讲述中国故事是一个跨文化传播的过程,应当真实、客观、全面地展示当今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貌,展现悠久的古国历史和灿烂的现代文明。

(一)内容真实,尊重事实

当今国际舆论格局西强我弱,西方几大主流媒体几乎左右了世界的舆论风向,中国良好国家形象的构建面临极大挑战。数字化时代,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大众传播的主体早已发生了变化,全民媒介时代已经到来。要构建丰富、多元、立体的中国国家形象,就要尊重中国发展现实,真实地讲述中国故事是讲好中国故事的首要条件。

第一,中国故事的本源乃是事实,没有事实,就无以发生传播行为。真实的故事才能说服人,才能从心底打动人。背离事实,甚至捏造事实,就脱离了讲故事的最基本要求,无法成为好故事的素材,更不能让留学生作为传播内容传递出去。

第二,传播主体、传播渠道多元化拓展,对传播内容的真实性要求更为严格。中国故事的讲述者不再只有专业的媒体部门,并非仅限于大众传播中的“意见领袖”,而是真切地落到了每个人身上。传统的大众传播是大规模的媒介组织向大范围的受众传递大批量信息的过程,而今,每一个来华留学生都能拿起话筒讲故事,他们讲的每一个故事都有机会被所有人看到和听到。因此,只有真实的传播内容才能经得起考验,才能被更多人接纳。

第三,只有真实的内容才能获得真实的反馈,才有利于进一步完善国家形象的建构。受众在接收信息后,会将信息进行反向传播,即传播的反馈。中国故事讲给外国人听,如果一味地美化、遮掩,是达不到真实传播效果的,更无法让我们获得真实的反馈信息。

(二)立足事实,体现价值

留学生讲中国故事,讲的是中国事实、中国情感、中国道理,立足于客观事实,但也融入了留学生的主观价值取向。讲故事不同于新闻报道,不仅是传递信息,更要传递优秀的价值观。留学生活丰富多彩,社会事件纷繁复杂,在庞大的信息中加以鉴别、选择、审视、传递,是一门值得探究的艺术,讲好中国故事就是一门选择中国事实的艺术。

(三)从“用事实说话”到“讲好中国故事”

用事实说话,是讲故事的基础。讲好中国故事的话语体系深深植根于用事实说话的传播经验之中,是新时代、新背景下跨文化传播工作的新要求。

中国的学习生活经历,让来华留学生对中国的认知和理解日益加深,他们口中的中国故事更加客观、真实,加之天然的本土传播媒介资源和多元的话语场域,其传播内容对于受众来说更具真实性和感召力。培养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通过他者传播来打破偏见、塑造全面真实的国家形象,是来华留学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来华留学教育工作者要做好引导和把关工作,让来华留学生有好故事讲、愿意讲故事、故事讲得好,让来华留学生成为中国好故事的优秀讲述者和中国好形象的主动宣传者。

二、中国故事的选择标准

(一)什么是中国故事

中国故事植根于伟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之中,所有发生在中国的社会实践都是构成中国故事的基本素材。讲中国故事,就是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面貌,是对中国道路、中国道理的解读,更是增强国际话语权、让国际社会和广大民众听到中国声音的重要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可以从三个维度出发:一是讲好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故事,二是讲好中国人民奋斗圆梦的故事,三是讲好中国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故事。对于来华留学生来说,讲好中国故事要立足于传播内容的真实,传递正确的价值观,用能够被理解和接受的方式,真正做到“中国话语、国际表达”。来华留学生讲述中国故事,应当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故事贯通古今,既蕴含古代文明,也包括现代发展。中国悠久的历史文明享誉全球,不仅创造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更是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古代文明的中国故事被世人通晓,现代发展情况却知之甚少。许多外国人对中国故事的印象还停留在自行车遍地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甚至时间更为久远的古装电视剧里,根本无法想象当今中国高速发展的社会经济状况,更别提他们没有亲身感受到的中国式高速铁路、扫码支付、共享单车、网络购物等内容。来华留学生亲历了中国现代生活,真实体验了社会生活的便捷与高效,他们的故事更能让外国人了解丰富多彩的当代中国生活。

第二,中国故事包罗万象,既有丰功伟绩,也有琐碎生活。来华留学生不同于专业的大型媒介机构,可能无法每日播报中国的大事件大新闻,但是他们却能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中国的点滴生活。这些小小的生活片段组成了完整的中国画面,与中国举世瞩目的丰功伟绩相呼应,塑造了完整的国家形象。

第三,中国故事千回百折,既要讲日新月异的进步,也要直面发展中的不足。任何传播行为都存在劝服的动机,传播者的传播意图、动机与传播效果成反比关系。因此,来华留学生讲中国故事,不应只一味地夸赞,全部都是好的一面。只有站在客观、中立的角度,敢讲,善讲,才能让更多受众信服,才能让他们充分地认识中国,最能获得受众认同。没有任何一次发展是一帆风顺的,曲折的道路更展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奋斗精神,我们从失败和不足中汲取前行的力量,这样的中国故事更能打动人心。

第四,中国故事娓娓动人,既要说事实,也要道情感,还要明道理。2021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进行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大旗,依托我国发展的生动实践,立足五千多年中华文明,全面阐述我国的发展观、文明观、安全观、人权观、生态观、国际秩序观和全球治理观。同时,要善于运用各种生动感人的事例,说明中国发展本身就是对世界的最大贡献,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智慧。来华留学生讲中国故事,要用生动感人的故事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二)故事价值

中国故事的受众范围广,要满足国际社会大众的共同兴趣,就要选择有故事价值的内容。故事价值就是事件本身包含的引起国际社会大众共同兴趣的特质。这里将这些特质概括为五个方面,本文结合近5年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办的“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来华留学生征文大赛活动的优秀作品具体谈一谈这几方面的特质。

1.时新性。以前的故事对于受众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新近发生的、受众所不知道的故事往往能够唤起他们的好奇。当下的热点、全球关注的话题都是受众想看到的,故事的讲述者要抓住时机、把握节奏、讲求策略,向受众传递能吸引他们的故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西方媒体用各种“阴谋论”来抹黑中国形象,中国积极、正面、高效的抗疫工作并没有被国际媒体真实报道出来。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华留学生的中国故事显得尤为珍贵。2020年,来自阿富汗的Nusrat Qudrat(中文名:杨康)在他的文章《我的英雄梦》里提到了自己在武汉的抗疫故事:

让人欣慰的是,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武汉再次迎来了温暖的春天。我们的努力也没有白费,整个学校没有一个留学生感染病例,大家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看到了黄鹤楼上再次亮起的明灯。而我,在脱下防护服、摘下护目镜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勇气和担当赋予我的力量。

奋战在一线的英雄医护人员,用自己的身躯筑起健康的防线;勇敢无畏的英雄武汉人民,让自己“困守”在这座英雄城市;英雄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在自己抗疫的同时还对世界伸出援手,我的祖国也获赠了大量来自中国的医疗用品……

经历了这一段时光,我也明白了明年毕业时我该带些什么回到我的祖国去。除了我在中国获得的宝贵知识财富,我更要把中国的大爱与无私、中国文化的博大与宏伟、中国英雄人民的勇敢与担当带回去。

结合时事,他写下了自己真实的生活经历,道出了中国政府的正确领导和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真实的抗疫情景。

2.重要性。越重要的事件,其自身的价值就越高,也会获得越多的关注,特别是与受众自身利益紧密结合的内容,自然会吸引人们的眼球。

例如,来自朝鲜的Jang Jin Song(中文名:张振成)在《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一文中讲述了疫情防控下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力量,向听众们抒发了自己对百年大党和中国之治的情感:

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中国共产党和人民上下一心,在这场没有硝烟却惊心动魄的战争里,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疫情期间,我一直关注着相关消息,目睹了这场感人至深的人民保卫战,听到了科研阵地的捷报,认识了各行各业涌现的平凡英雄。在那些或振奋、或感动的故事里,我体会到了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的伟大力量。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相信拥有这样伟大的党和人民的中国,一定会代代传承“中国精神”,鹏程万里,蒸蒸日上。

来自哥伦比亚的David Janna David(中文名:大卫海纳)在《我要看看中国的模样——“洞察中国”全球胜任力社会实践》一文中提到自己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报告,参加座谈会深入学习“一带一路”倡议,了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去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看汶川地震救灾的展览照片,他表示:

感谢中国这个国家,感谢北京这个城市,这里是如此开放包容,才让我们国际学生有机会来学习、来体验,成为中国进步和发展的一部分,参与到中国社会发展变革的重要时期当中。

这些重要的会议、重要的理念、重要的事件从来华留学生嘴里说出来,比一些媒体的对外宣传更实在,更让人信服。

3.接近性。物理距离、空间阻隔给中国故事的传播带来了一定的障碍。跨文化交际过程中,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最容易出现的认识误区就是觉得对方文化与自我文化没什么不同,一旦发现对方文化的差异,往往会导致困惑、失望,造成跨文化交际的失败。选用具有接近性的故事,能够让受众在心理上易于接受。有些事情,即使发生在千里之外,也能迅速认知、理解,引发共情。俄罗斯的Karpushina Tatiana(中文名:塔尼亚)在《艺术无国界,艺术无障碍——给李玉刚的一封信》一文中写道:

我感受到了您的歌曲魅力,我翻译了它们,尽力符合它们的原意,选出了最合适的俄语词,保留了您歌词里诗的意境,直到翻译成一个完整的作品。翻译完之后,我把它放在俄罗斯的网络上,把您的艺术在俄罗斯传播。您的作品冲击到了俄罗斯人的心灵,得到了俄罗斯人的热烈响应。您有没有听说过俄罗斯诗人叶赛宁?在俄罗斯他是一位非常有名的诗人,像普希金一样获得了人民的喜爱。您的歌曲《故乡》和《公主岭》特别像他的作品。您对俄罗斯人来说比您想象得更亲切。

塔尼亚介绍了自己在中国求学时的艺术体验,分享了她去看李玉刚演唱会的故事,从具有相似性的两位艺术家出发,拉近了外国受众的距离,让听故事的俄罗斯人在情感上更能贴近这个关于艺术的小故事。

4.代表性。讲好中国故事,要主动发声,增强国际话语权。中国元素众多,传播者自主设置议题,选择有代表性的元素、有代表性的故事加以传播,能够加深受众对于传播内容的印象,更容易形成积极的中国故事话语体系。

孟加拉国的Muhsin Billah Bin Khashru(中文名:木森)在文章《七年之仰慕》中提及中国,说这是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碰撞、魅力无限的大国。他描绘了岁月静好的古城景象、热情奔放的现代生活、端庄典雅的国家气质、前卫时尚的信息化发展:

时速超过300千米的高铁拉动着这个国家高速前进,共享经济方式是这个国家在低耗绿色发展方面做出的新探索,电子商务正在改变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乃至改变着经济发展结构。

韩国的Hong Giung(中文名:洪起熊)在《给爸爸妈妈的一封信——我在中国的生活》一文中,用“民以食为天”“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求同存异,兼容并包”四句话概括了对中国全新的认识:

现在的中国发展速度飞快,已经不是你们所了解到的中国了,很多方面我们需要向中国学习,真希望你们以后有机会可以来中国旅游,一定会让你们感到惊喜。

在众多的留学生故事里,提到了当今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些缩影,这些极具典型性的元素不仅点缀了留学生活,更成为传播内容的代表。

5.互动性。好的中国故事应该调动传受双方的共同兴趣,通过有趣味、有意义的内容传递价值,引起传受双方的思考,达到良好的互动效果,以此收到传播效果的反馈。有效的传播不止于一次,良好的传播互动过程应该是多次的、往复的、不断向前推进的。来华留学生讲故事,国外受众听故事,这是一个信息共享的互动过程,只有相当质量的故事,才能达到满意的传播效果。

来自巴基斯坦的Nourin Haneef(中文名:谢丽)在《给中国的一封信》一文中讲述了自己在中国的“第一次”:

第一次坐飞速的火车,第一次骑街头的共享自行车,第一次爬上风景秀丽的高山,第一次在海滩上纵情奔跑,第一次站在舞台上高声演讲,第一次谈恋爱……每次买东西的时候,如果售货员不愿意减价,我就会带着一点悲伤的表情说“我是巴基斯坦人”,是你们的“巴铁”,然后他会给我实在的价格。每次坐地铁时,我的耳畔都会萦绕着武汉二号线的亲切提醒。当我买东西时,总不自觉地想问问老板,你有支付宝吗?当我游览这边的风景名胜时,总忍不住要给身边的朋友介绍你的大好河山……

这些生动有趣的情节会不自觉地让受众脑补出有意思的画面,产生亲临现场的感觉。相信当谢丽告诉自己的同胞们这些故事的时候,他们也会忍不住想象自己来中国生活的场景,也会表达自己的看法,传受双方进行有趣的互动。

中国故事不仅仅包含这些特质,还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增添更多有价值的内容。作为来华教育工作者,也是传播内容的把关人,一定要善于搜寻、整理、推荐有价值的故事,引导留学生用自己的方式讲故事,用他者的角度建构我国的形象。

(三)跨文化传播价值

来华留学生要讲好中国故事,除了故事自身的价值,还要注重故事的跨文化传播价值。首先,中国故事的内在价值要和中国文化外交理念、受众认知方向相一致。具有内在一致性的故事在传播过程中易于被接受,引起文化冲突的可能性较小。在讲中国故事的过程中做到符合受众的语言、兴趣、认知、习惯等,但同时也要保持自己的价值与特色。其次,针对不同特点、不同地域的受众讲述不同形式、不同内容的故事。听众来自不同国家,有针对性地讲故事,能最大程度上实现导向性传播。有针对性地选择故事内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文化冲突。再次,留学生讲中国故事要精炼、典型、有力量,用更易理解的方式和语言来讲述。有典型性的事例能够以一当十,有力地说明观点。最后,留学生讲故事的时机和场合也很重要。选择合时宜的机会讲故事,能有效降低故事的“宣传色彩”“劝服意图”,既要让他们听得见、听得懂,也要让他们听有所思、听有所得。

实际上,讲好中国故事,除了最基本的故事自身价值,以及讲故事过程中的跨文化传播价值之外,还应包含故事叙事修辞的审美价值、文化本源的知识价值等,这些成分的综合才构成了一个个打动人的好故事。

三、中国故事的国际表达

讲中国故事的过程可以用这样一张流程图来表示(见左图)。来华留学教育工作者应尽可能丰富中国故事来源,让留学生有故事可选、有故事可讲。对外讲好中国故事,需要我们做好“把关人”角色,重视议题设置,积极构建有故事价值、跨文化传播价值的传播内容。我们要善于发掘优秀的“主讲人”,他们可能是留学生群体中的佼佼者,可能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顺畅的语言表达能力,可能在思想上贴近中国、在情怀上拥抱中国,可能在多渠道、多技术角度能够提供传播的便利条件,这些留学生都是解读中国的理想的民间大使。讲故事的过程中,应着力帮助留学生搭建发声平台。年轻的留学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和风格表达自我、讲述故事是立体、多元、丰富的现代传播行为,具备相当好的传播效果和影响力。针对不同的受众,要针对性地了解和接触,一来便于故事的传播,二来利于反馈的收集。讲故事不是一次性传播就结束了的,我们需要从故事受众和传播效果中得到反馈,用以考察真实的传播情况,不断改进自己的工作,更好地运用故事价值,呈现更好的讲故事过程,达到更好的跨文化传播效果。

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其自身的文化传播行为,更是中国话语体系在国际社会的重要实践。它是对来华留学教育工作者和中国故事传播素质全面、综合的检测,是来华留学教育工作的重心和导向。我们应当发挥积极的引领作用,多途径并举,助力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成为“中国故事、国际表达”的讲述者和优秀中国国家形象的构建者,向世界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为促进中国和世界交流沟通作出贡献。(作者殷思琴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国际教育学院国际中文教师;许峰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

参考文献:

[1]李彬.传播学引论(增补版)[M].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12.

[2]童兵.理论新闻传播学导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07.

[3]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来华留学生讲述中国故事[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8.01.

[4]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来华留学生讲述改革开放的中国[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9.01.

[5]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来华留学生见证壮丽70年[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20.01.

[6]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我的2020[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21.01.

[7]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我与中国的美丽邂逅——我的2021[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22.01.

[8]单波.跨文化传播的基本理论命题[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1(1):110.

[9]姜红,印心悦.“讲故事”:一种政治传播的媒介化实践[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9(1):37-41.

[10]王光宇.文化传播视阈下讲好中国故事的路径探析[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9(7):84-87.

[11]宋海燕.中国国家形象的“他者”传播:来华留学生的中介机制[J].新闻爱好者,2021(8):27-30.

[12]王端,林左天.借力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研究[J].黑龙江教育(理论与实践),2021(9):29-31.

[13]刘惠惠,刘晓哲.新时代对外讲好中国故事:价值意蕴、时代内涵及实践路径[J].中国高等教育,2019(6):52-54.

[14]赵永华,孟林山.叙事范式理论视域下讲好中国故事的路径分析[J].对外传播,2018(8):43-45.

[15]袁海萍:刍议高校向来华留学生讲好中国故事[J].新课程研究(中旬刊),2016(12):20-22.

[16]姜红,印心悦.从“用事实说话”到“讲好中国故事”——实践视野中新闻宣传观的升维[J].当代传播,2021(5):4-8.

来源:《神州学人》2022年第4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