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构建教师专业成长的学习共同体

——中国教育报“名师工作室”系列报道在教育战线引热议

发布时间:2020-08-05 作者:王家源 林焕新 梁丹 高众 来源:中国教育报

■“名师工作室”系列报道追踪

7月22日以来,中国教育报在一版重要位置陆续刊登了“名师工作室”系列新闻观察——《“名师孵化器”在行动》《半熟的“桃子”怎么熟起来》《“塔楼”的光可以照多远》《一个人何以带动一群人》,先后从全国名师工作室的建设情况、成员教师专业成长、引领辐射、组织运行等角度分析了我国名师工作室的发展情况。稿件刊发后,引起了各地教师、教育管理部门、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与讨论。

“名师工作室要真正起到引领示范作用,不能一味地靠听课、评课和上示范课。”“希望遍地开花的名师工作室能真正带给一线教师更多有用实用的经验。”……不少读者表示,报道调查翔实、针对性强,对于办好、办实名师工作室具有重要的启迪。

回应教师专业成长诉求

“我也加入了名师工作室,每次活动对自己都有帮助,总能学到很多东西。”中国教育报微信公众号发布“名师工作室”系列新闻观察后,一位读者留言说。

报道中的教师成长故事引起了从教者们的共鸣。网友“陌上花开”说:“我也想参加湖南省的名师工作室提升自己。”也有教师问道:“允许其他省市的教师参加吗?非常想报名!”

“报道敏锐地关注到名师工作室正在全国各地涌现这一现象,以宏观视野、深入的解析、前瞻的思考,总结了名师工作室可资借鉴的典型经验,指出了值得探讨的现实问题和未来发展的愿景期待。”南通市中小学名师培养导师团团长王笑君评价道。

陕西省宝鸡市教研员、高中语文特级教师曹公奇正主持着名师工作室,这组报道让他深有感触。在他看来,名师工作室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共同体,其核心任务是引领、带动青年教师成长,这是名师工作室的头等大事。

“名师工作室的大量涌现,是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是回应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教育需求的具体呈现。”在王笑君看来,尽管名师工作室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一些人甚至对它还有不同的看法,但它的功能定位将越来越明晰和规范,职责作用会越来越强化和彰显,运行机制也会不断健全和完善。

在“十三五”期间,贵州省在乡镇及以下农村学校遴选建设了1500个省级乡村名师工作室。报道中,这一特殊的名师工作室形式令读者印象深刻。

对此,贵州省教育厅教师工作处副处长任明勇表示,乡村名师工作室突破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瓶颈,让广大乡村教师心中有梦、眼里有光、脚下有路。乡村名师工作室还能通过在乡村学校开设乡村教师工作站,提供“一对一”帮扶,为助力教育脱贫攻坚提供可操作的发展策略。

名师工作室应名副其实

系列报道刊发后,怎样让名师工作室名副其实、真正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成为探讨的焦点。

“长期以来,名师工作室在名师培养、教师质量提升、教育教学研究、教育教学成果孵化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一些名师工作室往往变成了名师个体的资源整合平台,未能凸显共享、合作、分享、共同成长等重要理念,未能真正成为有效的专业学习共同体。”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师教育研究所教授桑国元表示,要让名师工作室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专业学习共同体,而有效专业学习共同体的核心要素包括共享的目标、合作活动、关注学生学习、分享实践、反思对话、共同成长等。

王笑君表示,在名师工作室的建设与发展过程中,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一定要名副其实。“不能将工作室建成单一功能的备课组、教研组、项目组和培训培育站,同时要防止因主持人的特殊身份使工作室空心化、虚名化、泛在化。”

“名师工作室的主持人要有甘于坐冷板凳的心态。”在曹公奇看来,促进青年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不能偏离,如果名师工作室只是过分地图热闹、搞形式,就有可能把青年教师带偏。作为主持人,要带领青年教师沉下心来,认真读书、深入研究、积极实践、勤奋写作,工作室的成员也不能抱着太功利的思想加入工作室,而应把提升自己的专业发展放在首位。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科学教育研究所所长胡继飞认为,在现有中小学教师的荣誉体系和专业等级评价中,名师并非处于金字塔的顶端,不少主持人并没有拿到特级教师的荣誉或正高级教师的职称。名师工作室是一个学习型组织,作为主持人的名师也要持续学习和不断进步,这样才能成为青年教师们专业的标杆和人生的导师。

“希望名师工作室真正成为因教育理想而走到一起,真心为学生发展奠基的群体,成为扑下身子、深入课堂、走进学生、探索教育教学规律的群体。”有教师在中国教育报微信公众号留下了心声。

打通运行梗阻,探索机制创新

“这组报道很有现实意义。如何使名师工作室不至于成为一阵风与时尚,而是能够真正成为促进骨干教师专业化发展提升的一种有效形式,打通机制运行的梗阻,探索机制创新最为重要。”广东省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张青云说。

胡继飞表示,当名师工作室蓬勃兴起之后,如何加强管理和发挥效能是当务之急。“名师工作室建设需要将立德树人置于首位,要将服务于学校和区域学科教育发展作为首要任务,荣誉之下更多的是责任。”

基于乡村名师工作室的特点,任明勇表示:“各地各工作室发展存在一定差异,这就需要在规划建设各层级、各类别名师名校长工作室时,定位要准、发展要专、管理要细、考核要严,让各工作室能发挥出最大效能。”

“名师工作室的良性发展还需要借助外力。”胡继飞介绍说,广东的中小学名师工作室与高校联姻,聘请高校权威的学科教育专家担任工作室指导专家。“事实证明此举很有必要,高校可以为工作室搭建展示平台、提供学习机会和专业指导。”

“名师工作室不仅要数量,更需要高质量。否则,就易泛滥。”曹公奇在实践中深切感受到,教育行政部门还应多关心名师工作室的发展状况,切实为名师工作室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建设名师工作室是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学校研训组织形态创新的重要抓手。各地也正在从政策制定、评价机制、条件保障等多方面大力推进名师工作室建设。未来,需要进一步推动名师工作室的专业化发展,明晰功能定位,加强科学研究,从而使其效能最大化。”桑国元说。

在任明勇看来,名师工作室的发展,规划布局上宜精不宜多,发展定位上宜专不宜泛,监督管理上宜细不宜粗。要发挥好工作室示范引领、辐射带动、聚集力量、整合资源等作用,通过工作室点与面的结合,在学校内、学科内、区域内打造教师专业发展共同体。

(统稿:记者 王家源 林焕新 采写:记者 梁丹 高众)

《中国教育报》2020年08月05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