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每周推荐

自由教育

发布时间:2019-05-21 作者:列奥·施特劳斯 来源:中国教师报

随看随想

这是一篇美国政治哲学家列奥·施特劳斯论述自由教育的文章。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国内一般译作博雅教育。自由教育塑造人的完美品格,使人走向卓越。施特劳斯认为自由教育的基本形式是古典阅读,即阅读和研习人类文明的伟大著作,聆听伟大思想家的声音,并和它们对话。施特劳斯认为我们应该通过阅读伟大著作获得勇气,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轻信任何观点——无论是伟大思想家的还是普遍被接受的。中国古典教育也讲究阅读经典,“六艺经传皆通习之”,孔子认为君子要做到“仁者无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这也和自由教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自由教育是解放人,完善人的教育。施特劳斯这篇文章让我们重新审视自由教育(古典阅读)的价值,促使我们回到人类文明的源头思考教育,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教育的本质。(杨赢)

致力于塑造完美品格,实现人类卓越的自由教育在于唤醒每一个人自身卓越和伟大的气质。但自由教育是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达到这个效果呢?在此,我们再怎么评价自由教育的高远旨意都不为过。我们曾听柏拉图说过,最高意义的教育是哲学。哲学就是追求智慧,追求有关最重要、最高层次和最广泛的事物的知识。按他的说法,这种知识就是美德和幸福。但由于智慧于人类不可及,因此美德和幸福总是不完美的。尽管如此,那位并不拥有所有智慧的哲人被宣称为唯一的真正王者;他被宣称拥有人类智力所能及的所有和最高层次的卓越品质。在此,我们不得不说:我们无法成为哲人,因为我们无法获得这种最高意义的教育。我们一定不能被自己遇到的许多自称是哲学家的人所欺骗。那些人或许是出于行政管理的方便而使用了一个不怎么严谨的表述。通常他们的意思不过是:他们是哲学系的。而认为哲学系的就是哲学家跟认为艺术系的就理所当然是艺术家一样荒谬。我们无法成为哲人,但我们仍然可以热爱哲学,我们可以尝试进行哲学思考。这个过程最初且最主要的内容就在于聆听最伟大的哲人之间的谈话,更通俗和谨慎的说法是,聆听最伟大的思想家之间的谈话,也就是研习伟大的著作。

我想重申,自由教育在于聆听最伟大的思想家之间的交谈,但我们面临一个严峻的困难:如果我们不施以援手,这个谈话将不可能发生,我们甚至要推动谈话的开始。伟大的思想家用独白表达他们的思想,我们必须把独白转换成一种对话,把“并肩”变成“一起”。他们即使在写对话的时候,也是在独白自己的见解。如果我们看一看柏拉图的对话录,就会发现,对话从来不会发生在同属最高层次的思想家之间。所有的对话都发生在一个更高层次和一个较低层次的人之间。柏拉图显然认为个人无法写出一篇发生在同属最高层次者之间的对话。那么我们必须做一些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也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让我们直面这个挑战,尽管这个挑战如此艰巨以致自由教育理念听起来像是谬论。既然最伟大的思想家在一些最重要的问题上意见相左,我们就不得不评判他们的思想独白。我们不能完全相信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言论,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可能不察觉到,我们并不胜任做裁决者。

但是许多肤浅的谬论掩盖了这个事实。我们莫名其妙地相信自己的观点能高人一等,甚至比最伟大的思想家还要高明——要么是因为这些观点属于我们这个时代,而这个时代既然迟于最伟大的思想家生活的年代,就理所当然地优越于他们的时代;又或是因为我们相信每一位最伟大的思想家就其观点角度而言是正确,却未必如他们声称那样完全正确。没有哪一种观点是完全正确的。使我们蒙蔽于现实的谬论最终会得出以下结论:事实上我们比(或者能够比)史上最智慧的人还要聪明。因此,我们被诱使成为指挥者或者驯狮人,而不是做专注温顺的聆听者。我们必须直视我们所处的可怕境地,这是由于我们不满足于做专注温顺的聆听者,而要做我们无法胜任的裁决者造成的。在我看来,导致这种境况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丧失了所有能够信任的、权威的传统,丧失了本可以给我们权威引导的习俗,因为我们最直接的老师,甚至老师的老师相信,完全理性的社会是可能实现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被迫凭一己之力,寻找自己的方向,哪怕这么做存在严重的缺陷。

研习伟大的著作的过程本身是一种慰藉,我们也没有其他途径得以安身立命。我们已经认识到,哲学必须谨防好为人师,哲学只能凭其固有的东西给人启示。我们必须对重要的主题时有领悟,才能不断挖掘我们的理解能力。这种理解过程可能伴随着对自身理解过程的意识,对自己理解的重新审视,以及对思考之思考的纯理性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如此高级、纯洁和高尚,以致亚里士多德把它归于上帝的功劳。这种体验不会受到我们领会的东西愉悦与否、是美是丑的影响。它使我们意识到,如果我们想得到真的领悟,邪恶在某种意义来说是必要的。它使我们能以上帝之城的好的身份接受降于我们身上,使我们伤心的邪恶。因为意识到了思想的高贵,我们就意识到人类尊严的真正基础以及世界的善。不管我们认为个世界是被创造出来的还是天然的,它都是人类的家园,因为它是人类思想的家园。

自由教育在于和最伟大的思想不断交流的过程,这是一种即使说不上谦卑,也是最为谦逊的训练。它同时也是勇气的训练:它要求我们与知识分子及其敌人喧嚣、浮躁、轻率和低劣的浮华世界彻底决裂。它要求我们鼓起勇气,把普遍接受的观点仅看作是某种意见,或者当成至少与最陌生的和最不受欢迎的观点一样,可能是错误的极端观点。自由教育就是为了把人从庸俗中解放出来,有一个希腊词很巧妙地表达了“庸俗”这个意思,他们称之为apeirokalia,意为缺乏对美好事物的体验。自由教育就是给我们提供对美好事物的体验。

(选自列奥·施特劳斯《古今自由主义》,马志娟译,江苏人民出版社)

《中国教师报》2019年05月22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