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具有历史传承 活动丰富多彩 培养未来教师

俄罗斯将营地教育打造为国家“名片”

发布时间:2021-12-16 作者:姜晓燕 来源:中国教育报

    11月16日,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召开。其间,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主任马箭飞与俄罗斯“小鹰”全俄儿童中心主任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杰乌斯共同签署了合作创建首家“中俄青少年语言文化交流中心”的协议。协议的签署一方面将促进中俄两国语言教学合作交流,为青少年以语言为桥梁扩大朋友圈、增进友谊提供全方位支持;另一方面也为中俄结合青少年需求和特点,以青少年营地教育为抓手,继续扩大两国基础教育领域的合作交流创造了新的机遇和条件。

俄罗斯拥有营地教育传统和资源

俄罗斯青少年营地教育发端于苏联少先队夏令营,已经有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历史。少先队夏令营是当时少先队组织的主要活动形式之一,在培养青少年的集体主义精神、积极的生活态度、社会责任感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也成为深受苏联青少年欢迎的度假方式。在开展夏令营活动过程中,苏联教育学界进行了长期的理论研究和探索,提出了营地活动的主要方向和形式,形成了基于青少年身心发展特点、兴趣爱好,结合各种比赛、体育活动、文艺活动和游戏等的创造性组织模式,成为苏联“假期教育学”“闲暇教育学”的核心内容。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缺少资金和辅导员,大量少先队营地被废弃,营地教育也进入低谷时期。近年来,俄罗斯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学龄儿童的急性病发病率显著增加,有40%学龄儿童患有各种慢性病,30%青少年患有限制职业选择的疾病,这一问题引起各方关注。重建青少年营地,恢复营地活动传统,让青少年到大自然中去强健体魄被视为应对方式之一。与此同时,营地教育在青少年社会化和品格培养方面的积极作用也重新受到重视。2014年12月,俄罗斯联邦政府批准《2016—2020年联邦教育发展目标计划》,将组织儿童休闲活动列为重点关注事项。2016年12月,俄罗斯联邦政府颁布修改和完善国家儿童休闲和保健管理方面的联邦法律,为促进青少年营地教育规范化发展提供了法律依据。2021年,俄罗斯颁布政府法令,提供营地代金券,向购买青少年营地入营券的家庭返还50%但不高于2万卢布的费用,条件是需要在2021年9月5日前完成营地活动,以此鼓励家庭送孩子到营地度假。就在不久前,俄罗斯教育部建议制定青少年营地建设标准,以保证营地安全、卫生运营。政策的支持以及青少年营地生活本身所具有的吸引力,使越来越多的家长倾向于让孩子在假期短时间离开家庭,到大自然中去,与来自不同地区甚至不同国家的同龄人一起,体验与在校上学全然不同的集体生活,青少年营地教育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俄罗斯教育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可以正常运营的青少年营地为5400处。受疫情影响,在严格限制营地接待容量的条件下,2021年,有460多万名儿童在营地休息,其中包括150万名生活困难儿童。

    俄罗斯青少年营地是学生的乐园

苏联最早的少先队营地建立于20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各个城市的郊外分布着多达4万处少先队营地,这些营地或依山傍水,或藏于森林之中,每年接待大约1000万名儿童在营地度过假期。苏联几乎每个学龄儿童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在少先队夏令营度假的经历。如今,对俄罗斯40岁以上中年人而言,夏令营生活经历都是一段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夏令营活动也成为苏联文学的素材,多次被搬上银幕。

现在的青少年营地活动内容和形式与当年的少先队夏令营明显不同,最显著的区别是种类更多,包括各类主题夏令营,如劳动、体育、科技、历史、民族志、考古、地方志、环保夏令营,等等。尽管活动内容和形式更加多样,但是营地生活的一些基本要素和优秀传统均得到保留,如坚持让孩子与大自然深度接触;营地设有运动场、足球场、室外或室内游泳池、电影院、俱乐部,让孩子充分享受休闲时光;营地活动计划均经过精心准备,注重培养纪律性、社会责任感、团队意识;孩子们在辅导员的指导下按照统一日程活动,包括参加公益性劳动、进行自我管理和自助服务;组织体育运动,包括游泳、徒步旅行等;开展文化和娱乐活动,保证孩子们有足够的时间谈心交流、做游戏,甚至搞点儿小小的恶作剧。主题和组织形式多样的营地活动不仅保证青少年愉悦地度过假期时光,也让他们在体验活动中认识新事物、掌握新技能,实现和谐全面发展。俄罗斯所有营地都保持着以篝火晚会结束夏令营的传统,营员们在辅导员的陪伴下唱歌、跳舞、做游戏,恋恋不舍地相互告别。

    青少年营地是教师成长的实践场

俄罗斯青少年营地的一大特点是由大学生担任辅导员,他们年龄略长于前来度假的中小学生,有共同语言,容易沟通交流。2018年2月,俄罗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批准的《参与组织儿童集体活动的专业人员(辅导员)专业标准》规定,辅导员的职责是陪伴由青少年营员临时组成的集体,并在教师和高级辅导员的指导下组织开展娱乐、休闲和体育等活动,规划并落实既定活动安排。由此可见,辅导员与营员直接接触机会最多、时间最长,在保证营地生活质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2021年,俄罗斯共有63.8万名员工参与了青少年营地工作,其中有7万名辅导员。

在青少年夏令营中与来自不同地区的儿童共同生活、做游戏,组织开展各种活动,对于有意从事教师职业的大学生而言,是全方位体验教育实践的难得机遇,是对大学学术训练的有益补充,为他们在职业生涯尚未起步阶段就获得与青少年沟通交流的能力和组织管理儿童集体的经验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苏联教师成长的诸多案例说明,夏令营辅导员的实践对以后的教师生涯具有积极的影响。同时,鉴于夏令营与学校教育的本质不同,需要对辅导员进行专业化培训。2018年,俄罗斯依托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建立了“俄罗斯联邦辅导员培训和支持协调中心”,同时,通过与地方合作院校共建的形式在俄罗斯全部8个联邦区建立了地区培训和支持中心,协调开展辅导员培养和支持活动。同年,辅导员培养作为教学模块被纳入教育与教育学专业国家教育标准,并要求在理论学习基础上,组织学生在夏令营开展实践。统计显示,2018年共有145所设有教育与教育学专业的大学开展了辅导员培养,其中107所学校将辅导员培养纳入基本教育计划,参加培养的学生达到36487人。俄罗斯联邦教育部计划从2022年9月1日开始,在俄罗斯教育部下属的33所师范大学组织开展辅导员培训。

打造国际教育合作交流重要平台

世界营地教育发展的历史和经验表明,青少年营地已经成为双边和多边教育合作交流的重要平台。俄罗斯青少年营地从建立之初就承担着开展国际交流的使命,如创建最早、最负盛名的“阿尔捷克”少先队夏令营(现在的“阿尔捷克”国际儿童中心)于1925年开营,营地坐落于风景秀美的克里米亚南部海岸古尔祖夫小镇,开营后陆续接待了来自德国、西班牙的儿童。20世纪50年代末到80年代后半期,“阿尔捷克”在国际教育交流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影响远远超越了教育领域,可以说发挥了重要的外交作用。与“阿尔捷克”国际儿童中心一样,俄罗斯其他青少年营地,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国际教育合作交流中亮眼的名片。

俄罗斯青少年营地在中俄人文交流领域也留下浓墨重彩的印记。2008年,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邀请汶川灾区的学生赴“小鹰”“海洋”等6所俄罗斯青少年营地疗养。来自中国汶川的学生与俄罗斯同龄人在青少年营地内共同度过一段难忘时光,疗养身心的同时,也结下了美好友谊。10年后,2018年9月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一起访问“海洋”全俄儿童中心,来自中俄两国的青少年代表和中心教职工代表共同宣读《中俄青少年世代友好宣言》,誓言携手将中俄睦邻友好世代相传。今天,以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与俄罗斯“小鹰”全俄儿童中心合作为新起点,中俄两国可以围绕营地建设、营地教育和营地辅导员培养等主题交流经验,开展合作研究;依托青少年营地合作开展语言教学、科技教学交流,就共同感兴趣的主题组织两国青少年参加主题夏令营活动,举办竞赛;开展教师和辅导员培训、交流,进一步拓展两国基础教育领域务实合作的空间。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本文系全国教育规划课题“中俄人文交流机制20年:新时代中俄教育合作交流提质升级路径研究[BDZ200428]”研究成果)

《中国教育报》2021年12月16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