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教师“下订单”,研究团队“开处方”

发布时间:2022-05-15 作者:彭燕 来源:中国教育报

近年来,笔者在组织教研活动时发现,很多教师在教育教学、教研工作中存在诸多困惑:如何组织区域活动且有效投放材料?园本教研工作如何开展?……而走进幼儿园观摩研讨时,也会发现一些教师的教学活动常常囿于同水平的重复,教研活动更是迈不开实质性步伐。幼儿园难以形成浓厚的教研氛围,与缺乏专业引领的力量有关。这些难题长期难以破解,但又急需解决。

针对问题,自2019年起,我们利用“订单式”教研的形式,以省级课题“幼儿园建构游戏中教师观察与指导策略的研究”为载体,通过一系列关于建构游戏的教学活动和课题研究活动,探索一种真正满足幼儿园需求的教研模式——课题研究与“订单式”教研的融合。

接收“订单”,诊断问题

“订单式”教研流程是从一线收集、梳理问题,再到一线调研、分析问题,最后到一线论证、解决问题。课题研究过程是发现问题—研究实践—反思总结—成果推广。“订单式”教研可巧妙融合同一主题的课题研究,旨在帮助幼儿园教师解决实际问题,增强教研的针对性。

在实践中,教师经常会为许多难题深感困惑,渴望有专业引领,更渴望有成长平台。在“订单式”教研活动的“下单”环节,教师可以把工作中的忧虑罗列出来,向教研部门递交“教研订单”。针对“订单”,我们设计了教研活动申请表,包括教研主题(亟待解决的具体问题或需提供的帮助)、教研方式(教学观摩或专家讲座)、教研目标、教研团队、教研时间等。

教师提交的一份份“订单”,成了教研团队需要通过研究解决的一个个课题。接到“订单”后,课题组主持人会组织课题组成员进行专题研讨,并与相关园所讨论,制定详细精准的教研活动方案。随后,教研团队根据方案全程指导由“订单”衍生出的一系列教研活动。

第一环节,对“下单”的园所和教师精准把脉,最直接的方式便是下园诊断。如某所幼儿园提出“建构游戏中幼儿建构技巧和创造性不足”后,研究团队就前往幼儿园观摩“下单”教师组织的大班建构游戏“玩转纸杯”。通过观摩诊断,“症状”基本显现:根据大班幼儿的认知发展水平,教师应着重引导幼儿探索怎样用杯子搭高、搭稳、建构作品。但在组织游戏时,教师没有让幼儿充分、自由地去尝试,导致整个游戏过程都在教师的“高控”范围内,表面上幼儿按照既定的步骤搭建得非常热闹,实际上并没有建构出幼儿真正想完成的作品。诊断出问题,接下来的环节就有了明确的方向。

完成“订单”,开具“处方”

“诊断”过后的第二环节,就是针对问题,由课题组团队开出有效的“处方”。一是面对面指导,主要形式为评课议课;二是采用同课异构的方式,由参与“诊脉”的成员组织同样主题的活动。

“处方”中的同课异构环节,由课题组成员中的一位教师组织同样的建构游戏“玩转纸杯——长城”。教师充分利用幼儿已有经验,运用多种形式进行引导。在活动中,幼儿的已有经验很丰富,对长城的烽火台观察得很仔细,能准确表达出烽火台的特点,而且对搭建“长城”兴趣浓厚,能积极参与到活动中来。幼儿通过自主尝试,运用平铺、垒高、围合等方法,建构出了完整有创意的作品。

观摩完游戏活动后,“下单”教师写下了自己的思考:“自己以往在组织建构游戏时,缺乏对幼儿游戏行为的观察意识,更不具备科学的指导方法,以后应多注重体现幼儿的主体地位,同时巧妙引导他们在活动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真正让幼儿在活动中得到多元发展。”

同课异构环节结束后,教师在研讨交流过程中又抛出了新的困惑:当幼儿搭建遇到困难时,教师该立即介入还是暂缓介入?以何种方式介入?这些困惑,是教师从已有课题派生出来的新的研究方向和重点,于是又延伸出另一种活动形式——“佳座有约”。

“订单式”教研活动中的“订单”内容很丰富,很值得分享。在“佳座有约”活动单元中,课题组作为一个相对固定的教研团队,持续面向全市定期推出优秀专题讲座,以“订单”形式呈现,各幼儿园可根据实际情况按需“相约”。

课题组以“订单式”教研活动为载体,依托结对帮扶、送教下乡、幼儿园教学视导等活动,组织全市各乡镇的幼教专干、园长、教师代表观摩建构游戏教学活动,教研团队针对教师在游戏活动中的观察与指导,结合幼儿的表现,从理论层面进行梳理与提炼,使之从实践中来又服务实践。

“佳座有约”活动环节的设置,本着预约在先、智慧互动的原则,在教研活动与课题研究相互融合的过程中,将教研成果与课题成果提升到理论层次,并进一步得到推广和实施。

延伸“订单”,辐射成效

每一次“订单式”教研活动完成后,教研团队会定期接收活动的反馈,了解活动效果,以便更好地促进课题研究与“订单式”教研融合。

“快乐晒单”环节,让“订单”效果得以体现,从而延伸“订单”的价值。教师在“订单”背景下形成的教学反思、活动随感、听课心得、教育故事等,都可以向各媒体平台投稿,这就是“快乐晒单”。教研团队根据投稿定期进行评比交流活动,为更多教师提供展示平台。教师动起笔来,“我手写我心”,教研活动延伸至基层幼儿园,带动课题研究与特色教研深入推进。

在一次全市的幼儿园教学观摩活动中,一位来自偏远乡镇幼儿园的教师,组织了一个大班主题建构游戏活动“美丽的幼儿园”。活动中,幼儿主动提出要搭建一个升旗台,这是由幼儿自主选择、分组、合作搭建的游戏。刚开始,一组的小A说:“我们要搭一个大一点的升旗台!”其他人都表示同意且信心满满。他们选择了大型木质积木平铺,摆一排再往上垒高,又用同样大的积木围成了一个长方形,长方形的一面又架空成楼梯状,呈三层。这时,小B掩饰不住兴奋,振臂高呼“升国旗喽”,便一脚踏上楼梯,升旗台顿时被踩塌了。大家有点儿埋怨小B,教师在一旁也跟着感叹了一句:“哎呀!这升旗台有点儿不牢固呀!”小A拍了拍脑袋,大声说:“梯子下面空的地方也要放满,不能留洞洞,这样才更结实。”在他的带动下,其他幼儿取来了很多块短而厚的积木,小A又指挥大家从第一层开始,先垒好基础,再搭楼梯,最后,在升旗台的第三层还竖起了“旗杆”。他们高兴地一个个尝试走上升旗台,又走下来,还满足地与升旗台合影。

活动结束后,执教教师欣喜地用文字记录下了这些精彩的瞬间,并在市幼教学会的网络平台吐露心声:上一次我的教学活动是一份被诊断的“订单”,今天我要快乐地“晒单”。“佳座有约”里的“教师如何把握建构游戏活动中的介入时机”提醒我,当幼儿建构技能运用出现困难,或建构作品遇到重重阻力甚至发生突发状况时,我可以选择继续观察、暂缓介入。所以,在游戏活动中,我始终充当着观察者的角色,这个“隐身”等待的过程,其实就是一种无声的推动——推动孩子们依靠自身力量,自主探究、积累经验。

课题研究与“订单式”教研活动的融合,打破了基层特别是农村园教研工作的局限性和基层教师课题研究的盲目性。近年来,“订单式”教研的重心逐渐向薄弱幼儿园倾斜,课题研究的辐射作用已渗透到各幼儿园的日常保教和教研活动中。2021年年底,一次全市范围的调查显示,一线教师对建构游戏中观察指导策略的认识理解更加专业了,观察指导游戏的能力得到了有效提升。

(作者单位系湖南省湘乡市教育发展中心)

《中国教育报》2022年05月15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