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黠戛斯人:叶尼塞河流域文明的开创者

发布时间:2019-12-03 作者:赵善庆 来源:《中国民族教育》杂志

这是一个在山巅上赛跑的民族,

这是一个在冰河中沐浴的民族,

这是一个用坚冰割断脐带的民族,

这是一个用强弓射虎猎豹的民族。

用婉转的歌声交换感情——

这是一个有着奇妙之口的民族;

用流淌的琴弦传递心声——

这是一个有着艺术天赋的民族;

用勤劳的双手创造未来——

这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

用激昂的诗句承传历史——

这是一个创造英雄史诗的民族。

这是一位诗人对柯尔克孜族先民黠戛斯人的热情讴歌。在祖国北方辽阔的大地上,风霜雨雪造就了这个勤劳、坚强而又智慧、勇敢的民族。他们同其他民族携手并肩,为叶尼塞河流域的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黠戛斯民族源流

黠戛斯的古译名是“坚昆”。《新唐书》载:“黠戛斯,古坚昆国也……或曰居勿,曰结骨。”

坚昆在汉代也被称为鬲昆,又有结骨、契骨等别称。这一称谓初见于《汉书?匈奴传》:西汉宣帝时期,匈奴五单于争国,郅支单于“自度不能定匈奴,乃益西近乌孙……勒兵逢乌孙,因北击乌揭,乌揭降,发其兵西破坚昆,北降丁零,并三国,数遣兵击匈奴,常胜之。坚昆去单于庭七千里,南去车师五千里,郅支留都之”。北朝时,坚昆又转译为纥骨氏、契骨,生活在阿辅水与剑水(即叶尼塞河上游)一带。

黠戛斯之称则始于唐代,源于回鹘。《新唐书?黠戛斯传》载:“乾元中,为回纥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国。后狄语讹为黠戛斯,盖回鹘谓之。”又据立于759年的突厥文《磨延啜碑》显示,有“黠戛斯汗在曲漫山”。黠戛斯之称来自突厥,唐人转译于回鹘。对于黠戛斯的含义,则是众说纷纭,有学者认为是雄伟山川的意思,也有学者认为是山中游牧人的意思,等等。

根据唐人记载,黠戛斯“人皆长大,赤发、皙面、绿瞳,以黑发为不祥,黑瞳者必曰(李)陵苗裔也”,“若曰黄赤面云,又讹为戛戛斯”。由此可推测黠戛斯的族源有三种可能,一是欧罗巴人,二是杂丁零,三是李陵苗裔。长大、赤发、皙面、绿瞳是欧罗巴人的特征,黑发、面黄则是蒙古利亚人种,黠戛斯可能是由白、黄两系人种通婚融合形成。

坚昆的黄色人种被称为李陵苗裔或都尉苗裔。李陵是汉代名将李广之孙,于汉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兵败降匈奴。天汉四年(公元前97年),单于将女儿嫁与其为妻,加封其为右贤王,主剑河所出的叶尼塞河流域。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到唐朝,这也是唐朝引黠戛斯可汗为同宗的主要依据。

不过,现在史学界一般认同杂丁零之说,认为黠戛斯是铁勒族系的突厥语部落之一。丁零在两汉时期与匈奴和坚昆相邻,同样也具有欧罗巴人种的特征,6世纪上半叶丁零与坚昆曾结成联盟。另外,文献和考古发现都表明,黠戛斯语言属突厥语。

黠戛斯族源中包含一部分汉人及丁零血统。在人口变迁的历史过程中,黠戛斯的语言发生了重大变异,原属印欧系的塞语被丁零人所操的西支阿尔泰语所取代,黠戛斯便成为了操突厥语的民族之一。

据《汉书》记载,坚昆(即黠戛斯)的生活地区在丁零(今俄罗斯贝尔加湖一带)以西,呼揭(今新疆阿尔泰斋桑泊一带)以北,乌孙(今新疆伊犁)以东。大致在叶尼塞河上游,萨彦岭以北的南西伯利亚地区。汉以后,黠戛斯人的活动区域逐渐向东迁移。

坚昆都督府

坚昆虽在汉代曾见于史籍,但此后却不为中原史家所闻,直到公元6世纪中叶才因突厥兴起而再现,但已经改译为契骨。《北史?突厥传》载:突厥木杆可汗(公元553—572年)“东灭契丹,北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契骨”即指黠戛斯,可知当时的坚昆已经臣服于强盛的突厥,但“坚昆本强国也,地与突厥等,突厥以女妻其酋豪”,因而突厥也与坚昆和亲,对其实行怀柔与征服的双重政策。

坚昆并不甘于臣服突厥之下,遭受其压迫,史称“契骨之徒,切齿磨牙”,常和其他部族联合起来,对突厥进行反击。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突厥南下侵隋,黠戛斯乘虚攻击。史载,“利稽察大为高丽、靺鞨所破,沙毗设又为纥支可汗所杀”。这位“纥支可汗”即黠戛斯可汗。突厥衰落后,漠北薛延陀汗国兴起,黠戛斯转而臣服于薛延陀,同时与西突厥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公元7世纪中期,在唐朝的打击下,突厥和薛延陀相继衰亡。黠戛斯遣使入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坚昆遣使贡貂裘及貂皮”。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黠戛斯国君失钵屈阿栈亲自入朝,受到唐太宗的盛情相待,随后唐朝设坚昆都督府。《新唐书?黠戛斯传》:“……即遣使者献方物,其酋长俟利发(编者注:唐初,诸外国酋长多称“颉利发”或“俟利发”)失钵屈阿栈身自入朝,太宗劳享之……帝以其地为坚昆府,拜俟利发左屯卫大将军,即为都督,录燕然都护。”《新唐书?地理志》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二月以结骨部置坚昆都督府,隶燕然都护。”公元663年,坚昆都督府转隶属于瀚海都护府。公元669年,隶属安北大都护府。其与唐朝的关系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加强,经济联系也开始密切。公元693年,安北大都护府由漠北迁至漠南塞上,坚昆都督府才终结其建置,前后存在45年。

昙花一现的大黠戛斯汗国

突厥汗国灭亡以后,回鹘汗国兴起。黠戛斯在与回鹘的争战中多次被击败,与唐朝的联系一度中断,“乾元中,为回纥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国”。但随着回纥势力的衰落,黠戛斯开始转败为胜。据《资治通鉴》载“:回鹘既衰,阿热始自称可汗。回鹘遣相国将兵击之,连兵二十年,数为黠戛斯所败。”唐开成四年(公元839年),回鹘遇到了严重的天灾,内部动乱不断。黠戛斯趁机勾结回鹘内部的势力发动对回鹘的攻击“,回鹘别将句录莫贺引黠戛斯十万骑攻回鹘,大破之,杀匮馺及掘罗勿,焚其牙帐荡尽,回鹘诸部逃散”。黠戛斯灭回鹘汗国是联合五部一起行动。史载:“今又知坚昆等五族,深入凌虐,可汗被害,公主及新可汗播越他所。”五部联盟指的可能是黠戛斯、鞑靼、契丹、奚、室韦。到了公元842年,主宰漠北的新政治实体出现了,那就是——大黠戛斯汗国。

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唐正式遣使册封黠戛斯首领阿热为宗英雄武明诚可汗,承认其主宰漠北,此时是黠戛斯势力最盛的时期,但时间并不长,仅维持十几年便如昙花一般凋谢了。

回鹘汗国灭亡后,庞勒特勤率领部分部众西迁至安西、北庭,势力有所复张,称安西回鹘,其首领后被唐册为怀建可汗。而原来一起联合攻击回鹘的五族联盟也开始破裂,黠戛斯的漠北霸主地位随之动摇。黠戛斯先后对五族中的奚和室韦发动攻击,原因是奚和室韦收留了回鹘的可汗及名王贵臣。此后,黠戛斯的势力日渐衰落,契丹兴起后,不得不臣服于契丹之下。

独特的习俗和民间信仰

服饰与娱乐。黠戛斯人服饰是富贵之人穿貂皮、戴帽子,君长阿热是冬天戴貂帽,夏天戴金扣帽,阿热以下的贵族们则戴白毡帽。《新唐书?黠戛斯传》载:“其君曰‘阿热’……服贵貂、豽,阿热冬帽貂,夏帽金扣,锐顶而卷末,诸下皆帽白毡,喜佩刀砺,贱者衣皮不帽。”妇女除衣皮衣外,也穿锦、绫,是从其他地方贩卖得来“。女衣毼、锦、罽、绫,盖安西、北庭、大食所贸售也。”黠戛斯人平时的娱乐生活非常丰富,“乐有笛、鼓、笙、觱篥、盘铃,戏有弄驼、师子、马伎、绳伎”。

社会经济。黠戛斯的社会经济以畜牧为主,农业为辅。畜养的动物主要是马、牛、羊。《新唐书?黠戛斯传》载:“畜,马至状大,以善斗者为头马,有橐它(骆驼)、牛、羊,牛为多,富室有二三千头者。”考古发现的黠戛斯遗存有大量的马、牛、羊骨,也说明这些富者生前拥有的牛羊之多。狩猎在黠戛斯人生活中占一定比重,“若猎兽,皆乘木马,升降山磴,追赴若飞”。狩猎的野兽有“野马、骨咄、黄羊、羱羝、鹿、黑尾,黑尾者似麎獐,尾大而黑”。

黠戛斯人耕作的农作物主要有禾、粟、大小麦、青稞等,常以三月耕种,八、九月收获。“稼有禾、粟、大小麦、青稞,步硙以为面糜。一般三月种,九月获,以饭,以酿酒,而无果蔬。”麦磨为面食用,穄煮为饭食用后,也用以酿酒。部众的饮食一般以肉食和马酪为主,君长阿热则食用饼饵。“诸部食肉及马酪,惟阿热设饼饵。”在黠戛斯人生活的地方出土的各种各样的铁制农具,也表明其广泛从事着农业耕作。

黠戛斯的锻冶技术胜过以冶铁闻名的突厥,以善冶陨石为钢,“有金、铁、锡,每雨,俗必得铁,号迦沙,为兵绝犀利,常以输突厥”。雨铁即陨石。颜师古《王会图》载:“其国有天雨铁,收之以为刀剑,异于铁。”

文字与动物纪年法。8世纪左右,黠戛斯开始使用突厥鲁尼字母拼写的文字,这些字大都刻在墓碑、岩壁、金属器和钱币上,其中以碑铭为多,目前发现的7到12世纪的黠戛斯碑文有七十多处,主要有《苏吉碑》(也称《黠戛斯之子碑》)《乌尤克?塔尔拉克碑》《乌尤克?土兰碑》。

动物纪年的方法最初起源于我国古代西北部从事游牧的少数民族中,黠戛斯也同样实行动物纪年法。“谓岁首为茂师京,以三哀为一时,以十二物纪年,如岁在寅则曰虎年。”岁首称为“茂师”,月称为“哀”,每三哀为一个季度(时),以十二生肖纪年。除了动物纪年法,黠戛斯也采用中原的历法,曾向唐朝请求历书。

从黠戛斯人到柯尔克孜族

有唐一代,黠戛斯始终与中央王朝保持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10世纪初期,契丹逐渐兴起,黠戛斯臣服于契丹。契丹建辽后在黠戛斯地设“辖戛斯国王府”,隶上京道,以黠戛斯首领为王府大王,同时派辽国官员监控。辽国兵制中有黠戛斯军,辽对其“有事则遣使征兵,或下诏专征,不从者讨之”。此时,大部分黠戛斯人仍居住在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另有一部分人居住在天山伊塞克湖及与其相毗连的今新疆乌什、阿克苏和喀什噶尔地区,为西州回鹘政权所统辖。公元1125年女真建金后,称黠戛斯为“纥里迄斯”。蒙元时期,黠戛斯人在我国史籍上被称为“乞儿吉思”“乞儿吉斯”或“吉利吉斯”等,元朝在叶尼塞河设万户府对其进行管理。公元1270年,又设乞儿吉斯五部断事官。

明清时期是黠戛斯后裔的大动荡、大迁徙时期。明代仍称其为“乞儿吉斯”,隶属于瓦剌蒙古。16世纪到17世纪,随着喀尔喀蒙古和准噶尔蒙古的先后崛起,叶尼塞河上游地区的乞儿吉斯人也随之成为他们的属部。

17世纪,沙俄扩张势力侵入叶尼塞河和额尔齐斯河上游地区,乞儿吉斯人虽奋起反抗,终因寡不敌众,于18世纪初大部分迁移至额尔齐斯河东南草原,后来又迁到伊塞克湖地区。再后来,因不堪厄鲁特准噶尔部的压迫,一部分人从伊塞克湖迁到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和喀喇昆仑山一带,一部分人迁到中亚塔什干、费尔干纳盆地及其附近山区。在18世纪的迁徙中,乞儿吉斯人离开了自古以来一直生活的叶尼塞河,也促使了柯尔克孜族的最终形成。

清代称乞儿吉斯作“布鲁特”,意为“高山牧人”,是沿用准噶尔蒙古对黠戛斯后裔的称呼。在18世纪清朝统一新疆前后,布鲁特人积极配合清军的行动,维护了祖国的统一。

千百年来,黠戛斯人及其后裔在历史长河的细流中生存,在刀光剑影中拼搏,在平和宁静中生息,在和谐欢乐中发展,共同铸就了光辉灿烂的叶尼塞河文明。

作者 | 赵善庆

作者单位 | 云南民族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民族教育》杂志2019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